365bet官网 林业 鬼夫物语

鬼夫物语

    漫漫长夜,深色的天空黯淡的没有一颗星星。白雾茫茫,夜凉如水。

      二楼有两个房间。

  我穿着华丽的大红色凤冠霞帔,扮上精美绝伦的妆容,静静地躺在一个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我睁开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于是又闭上了。

  我打算把靠楼梯的那一间当做我的房间,另一间也收拾出来,有空的话,叫闺蜜李茜或者朋友来住都可以。

  四周围安静无比,静的只有我轻微均匀的呼吸声。我抬了抬手,便触摸到木质的墙壁,在我的四周和上方――我正躺在棺材里。

  我收拾了一上午,到下午时才大概把家里打扫干净。

  不过我并没有感到一点儿害怕,就仿佛我应该在这里一样。

  我的房间很宽敞,有一张大床,上面铺着粉色的冰丝被,光是看着就很舒服。床边有一个白色的大衣柜和两个床头柜。窗户上挂着欧式的高档绣“花丝绒窗帘。

  我在等待我夫君的到来,我爱他正如他爱我一样。我感到满满地平静和幸福。

  我打扫完家以后,感觉头昏昏沉沉的,身上也疲惫的很,便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呼~呼~”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睁开眼来,眼前是一片黑暗,我的脑子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一觉醒来,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到了下午时分。我是被饥饿叫醒的,幸好我来时在书包里放了水和面包牛肉干。

  我抬了抬胳膊,把被子从脸上掀开了。原来是个梦。

  我站外窗户旁边,一边啃着面包夹牛肉,一边惬意地向外看去,可以看到庭院的后面,也种着几棵桂花树。

  我意犹未尽地回味着那个梦,琢磨着如果我不醒来的话,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会见到一个帅的不得了的男人成为我的夫君,或者他可能还不是人。我会梦到自己出嫁的场面。

  我又向院子外面眺望,山上的景色还是不一样的。从窗户向外面看去,是往下的风景,苍茫的森林尽收眼底。

  等等,是诡异的鬼娶亲的场面。我一定是最近灵异小说看多了,加上爱用蒙着头睡觉,所以才做了这样奇怪的梦。

  窗户开着,微风从窗外吹了进来,空气十分得干净。我不由地多呼吸了几口,感到心情十分地愉悦。就在这时,我注意到在离后院不远处的地方,有一座座凸起的小山丘,确切地说是小土包,有的上面还立着灰白色的石碑,掩映在绿色的树林中间。

  还是春梦。

  我皱了皱眉,琢磨着那是什么。

  我心里嘀咕着,回味着自己梦里真实的,满满的幸福感。

  啊!――那是坟墓!一座座的坟墓!!

  我坐在床上沉思了一会儿,看了看手机,已经7点半了,然后开始穿衣服。阳光透过粉色窗帘照射进来,宿舍里的其他三个人还没有醒。

  这个念头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盯着那一座座小山丘,风吹动着旁边的树叶像波浪一样来回起伏着,周围寂静的近乎荒凉。

  今天是国庆节,学校一共放七天假。我独自就在S市,因为我在念大学。爸妈认为我长大了,不需要他们操心了,就放心大胆地移民美国,过幸福的二人世界去了。我肯定不是亲生的!

  我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于是转身关上了窗户,不再看它们。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一看,是李茜打来的电话。

  我唯一的财产是他们在翠屏山留给我的一栋小别墅,如果不算上那笔为数不多的存款的话。我从床上爬下来,蹑手蹑脚地完成了洗脸刷牙的工作。

  我按下通话键,电话那头传来她好听的,让人骨头酥麻的声音:“喂,浅浅,你在哪呢?”

  8点的时候,我已经背着书包,在校门外的公交车站牌下了。

  “我在翠屏山呢,翠屏山的家里。”我说到,跪在柔软的粉色大床上,一只手玩弄着被子的一角。

  我在路边的小摊上买了一杯豆浆,和一个大个的面包,等着4路公交车。

  “哦。怎么样?你不会真的打算住在哪里吧?”电话那头的白茜说道。

  车站等车的人加上我一共有两三个,街上的人也不多。由于周末早晨的缘故,街上不像平时那么热闹,有点儿冷清。

  “我今天想把家里都打扫一遍,这几天没事的话就在这儿住着,家里挺好的。”我说道。

365bet官网,  我吸了一口热热的豆浆,啃了一口面包,就看见一辆蓝色的破旧的公交车驶了过来,停到了我的面前。我上了车,投币。车上的人也不多,很多空座位。

  “真羡慕你,有自己的房子,还是别墅呢。我也想去看看。可惜今天有事。”李茜遗憾地说。

  我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上坐了下来。4路公交车是通往翠屏山的唯一一趟公交车。

  “嘿嘿嘿,谁让你有男朋友。”我调侃她道。

  两年前的时候,市政府把翠屏山列为了市林业保护区,禁止砍伐和在山上建造住宅,用来保护山上的树木。翠屏山还是S市和Z市的交界处呢。去哪儿的人大多是去爬爬山,健健身的市民。

  “哈哈,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在新月的一家店里买了件衣服,你要不要过来看看?我本来和时清约好了晚上一起吃饭看电影的,结果他有事来不了,你来陪我好不好?我有电影票呢!”

  十年前的时候,我爸爸在朋友的怂恿下,花了很低的价钱,在翠屏山别墅区正在建设的时候,购置了一套别墅小洋楼。不过却因为离市区太远,一直没有住过。

   
“好啊好啊,求之不得。”我马上来劲地道。“那你等等我,我还得收拾一会儿,晚上六点钟,新月见好不好?”

  我有幸继承了这栋别墅的拥有权,有一套自己的房产了。市区那里的房子,一直都是怂恿爸爸买别墅的那个朋友提供的,并不是我家的。于是爸妈去了美国后,我就不想住在那里了――别人家。

  “好好好,”电话那头的李茜愉快地应道,“那我先挂了啊,晚上见,拜拜~”她甜甜地道。

标签:,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