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官网 林业 【简书对话创作大赛】|| 书记和她的情侣

【简书对话创作大赛】|| 书记和她的情侣



365bet官网 1

365bet官网 2
老王今年五十八,可能是操心太多,头发早早就白了,看着倒像六十开外的人。他的老婆是个球心不操的人,见谁都乐呵呵的,用老王的话说,就是只要一睁眼嘴就不闲着,和谁都能谝上,见谁都有共同语言,到大门外上个茅房碰见鸡狗都不忘嘟囔一会儿。看上去倒是年轻了不少。
  老王有一儿一女,女儿很争气,自小念书年年得奖状,长得也秀气,很少让老王操心。村里人都说,老王有福,将来跟上女子能住洋楼坐小车,每次听到这话,老王都是咧嘴一笑,权当回应。但是嘴里不说,心里其实早就乐开了花。
  儿子比女儿小两岁,活泼调皮,也让老婆惯得不成样子,学习一塌糊涂。从小学五六年级开始就经常被老师找家长谈话,不是打架就是上课戳蝎子逗蚰蜒,反正自已不好好学习,还搅得别人也学不成。每次看到老师的来电,老王都不由心头一紧,生怕儿子干出啥出格的事儿,让他又是给老师道歉,又是给别的家长赔情。
  女儿不负众望,高中毕业后考上了湖南一所一本大学。这在他们村无疑是个重磅炸弹,一夜之间传得连八十多岁的聋子二爷都知道了。聋子二爷是村里的五保户,无儿无女,由政府供养,老来衣食无忧,吃饱饭便喜欢拄着拐摸索到文化广场上,东打听西打听,没有他不知道的事。在路上碰见从果园回来的老王,问老王:“女子考到哪里的学校了?”老王知道他耳朵背,几乎是贴着耳朵喊道:“湖南!”
  “啥?河南!”
  “湖——南!”
  “哦,河南好,河南好,好娃,真给咱村里人争脸,学费不够言传,二爷给娃拿点儿!”
  “哦,能够,替娃谢谢二爷了!将来娃上出来挣钱了,我叫娃给你买好酒喝!”
  “哦,后儿个走哩,后儿个就后儿个,你吼锤子哩!我能听哈!”说完还举起拐杖要打老王,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走着。
  儿子初三勉强上完,连高中都没考上,老王担心儿子不上学和社会上的人学坏,好说歹说报了个技校让儿子读。老王想着技校管理能松些,还能学点技术,儿子应该能安心读下去。不料,才上了一个多月,老师就打来电话让他来学校一趟。
  “不让人省心的货!”老王撂下电话看了正坐在院子里整果袋的老婆一眼。前两天刮大风,果袋被吹下来不少,老王两口子猫着腰在果园里捡了一天,心疼的叹了一天气,两个孩子上学一年得花几万元,全指望这一点套袋苹果。
  “谁打电话哩,咋了呀?”老婆一脸茫然。
  “都是你生的好后人,咋哩!可不知道又惹下啥乱子了!”老王怼了老婆一句。飞起一脚踢开滚落一地的青蛋蛋苹果,拿起外套就往门外走。
  到了学校才知道,儿子看上班里一个漂亮女娃,向人家表白,人家不理他,就上到楼顶要往下跳,110来了才连哄带骗弄下来,学校害怕再出啥事,让老王把儿子带回家去。没办法,老王为儿子的不争气伤透了脑筋,发誓以后再不管他,由他去。
  不上学的儿子整天晃里晃荡,无所事事,村里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三道四,都说这娃不像他姐,一看都没出息,年龄小小的不上学,这样晃荡迟早要学坏,老王跟上儿子要受罪哩!气得老王整天拉着一张黑脸,看啥都不顺眼。
  一年之后,晃荡得百无聊赖的儿子,提出要跟着表哥去西安城里的餐馆打工。老王巴不得让他赶快走,免得惹村里人说闲话让他心烦,二话不说拿了些路费给他,心想,出去受受罪就知道上学的好了。
  不过,还真出乎老王意料,听外甥说,儿子打工很勤快,还特别有眼色,深得老板喜欢。不仅如此,儿子还跟着餐馆的大厨学会了炒菜,过年回家自告奋勇做了一大桌子菜,引得全家人赞不绝口。
  一转眼四年过去了,老王的女儿大学毕业后留在了湖南工作,老王的头发也白得发亮了。儿子打电话说谈了女朋友,这两天就带回来让他和老婆看看,老王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倒是直肠子的老婆乐得合不拢嘴,一转眼功夫又传遍了全村。
  儿子果真带回来一个女娃,听口音是四川的,两个小年轻染着一头扎眼的黄头发,勾肩搭背在村里转悠,让一向低调的老王有些不舒服。女娃也很乖巧,叔叔上阿姨下的,喊得老王老婆脸上像开了一朵花,嘴都高兴得快咧到耳朵根儿上了。村里人见了都说,老王,你这怂都快当爷咧!
  这几年,老王虽说务果园弄下些钱,但是女儿上大学和家里花销也没落下几个,眼下,儿子又给他领回来个“准儿媳”,刚刚松了口气的老王又犯起了愁。
  现如今,农村娶媳妇和城里的标准也不相上下,要车要房,彩礼少说也得十万八万,连摆酒席算下来没个三四十万下不了场。
  “熬煎啥哩!”村里的李婶说,“财路摆在眼前熬煎啥哩!”李婶的话说得老王云遮雾罩的。
  “赶紧给女子说对象么,女子也不小了,现在有文凭又有工作,还愁找不下好婆家?你这几年供她上大学也不容易,她不是不知道么,到时候她能不帮你?”李婶悄声说道。
  听李婶这么说,老王虽然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但转念想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女儿也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嫁女要彩礼也不是啥丢人的。
  “我给你女瞅下个好对象,就看你能拿住娃的事不能。”李婶看来是早就有备而来。
  “你先说说,让我听。”老王有些心动。
  “我娘家村里那个在县里组织部工作的你知道么,他有个儿子也是大学毕业,现在是公务员,听说人家给娃把房子都买到市里了,说了几个对象都不满意,咱女子论人样儿有人样儿,论学识有学识,我前阵碰见他爸一说,人家很乐意,说让我来探探口气,你看咋样?这亲要是当成了,还能亏待你,你还熬煎个啥?”
  “婚姻事还要看娃的意思哩,现在的娃不像咱那会儿了,这样吧,我先给女子说一下,看她有时间了回来,让两个娃见见面再说。”老王把已经熄火了的烟头往地上一扔,站起身对李婶说。
  当晚,老王便让老婆给女儿打了电话,打电话之前老王对老婆叮咛,不要提说对象的事,就说家里想她了。
  过了几天,女儿真的回来了,但不是一个人,和女儿一起的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白白净净的小伙子。
  看见多半年没见的女儿,老王当然心花怒放,但是看到小伙子叫叔叔的时候,老王脸上有些不自然。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女儿向家里人介绍了男朋友的情况,原来,小伙子是女儿的大学同学,湖南农村的,家里爷爷奶奶七十多岁了,父亲身体有残疾,母亲一个人操持家务,家里还有一个上初中的弟弟,家境可想而知。女儿喜欢小伙子的上进和朴实,所以毕业后就留在了他身边,一直没敢向家里透露。
  “坚决不行!”老王大发雷霆,怒吼着跳起来,差点儿掀翻了面前的茶几,他万没想到,从小乖巧听话的女儿,竟然做出这样超出他想像的事来。他对女儿说,离家那么远不说,这样的家庭将来肯定要跟着受苦受累,到时候后悔哭都来不及。但女儿似乎态度很坚决,油盐不进,铁了心非他不嫁,父女俩第一次红了脸。女儿在家住了几天,父女俩谁都不理谁,临走那天,女儿进屋说:“爸,我要走了,我的事您就别操心了。”老王隔着窗户对女儿大声吼:“走了就别回来!跟他就别认我这个爸!”
  女儿终究还是跟着男朋友走了,老王眼圈红红的,望着空空荡荡的院子长长叹了口气。
  转眼到了九月,果乡人开始给苹果脱袋,望着满树白白大大、光洁如婴儿皮肤般的大苹果,想着一年的辛苦马上就能变成白花花的大票子,老王沉浸在一片丰收的喜悦里,渐渐淡忘了女儿的事给他带来的不快。
  儿子回来了,老王嘴一撇,说:“臭小子,闻着钱味儿了吧!”儿子笑了笑没吱声。
  晚上睡觉的时候,老婆喜滋滋地对老王说,你要当爷爷了,老王翻了个身,说:“切,八字还没一撇呢,瞎乐啥呢!”
  “儿子说女朋友怀孕两个月了,这次回来就是要和你商量去女方家里提亲的事的。”说完,照着老王裹着厚棉被的背上捶了一拳。
  很少出门的老王,被一路又是火车又是汽车的转乘,搞得晕头转向。儿子女朋友的家在四川万县郊区,刚到人家门口,老王就傻了眼,一座三层小楼高高地竖在面前,儿子的女朋友出来接他父子俩的时候,眼圈儿红着脸色很不好看。这不由让老王倒吸了一口凉气。
  果然,在老王和儿子来之前,女儿已提前对父母说了她们的事,女孩的父母在听说了和老王儿子的事后大发雷霆,坚决不同意,让老王儿子趁早死了这条心,孩子打掉,也不许女儿再出去打工了,但最终却没能拗过寻死觅活的女儿。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让老王儿子带家长过来说事。
  “要想成亲也行,但必须在西安城里买套房子,彩礼最低也得八万,我女儿在我们这儿随便找个,也比你那儿条件好不是?你也能看到的。”女孩的母亲板着脸说道。
  “这……”老王面有难色,不停地搓着手。
  “没得商量!你们回去再商量,不是不同意,我不能让我女儿受苦不是?”还没等老王开口,女孩母亲又补充一句。
  父子俩带着一脸无奈,灰头土脸地回到家,憋了一路烟瘾的老王,一根接一根抽得满屋子呛味儿。“算了吧!儿子,这条件分明是为难咱呢,根本就不想让成事!”老王心疼地望了躺在炕上装睡,半天没说话的儿子一眼说。
  快过年的时候,儿子回来了,身后跟着体态略显臃肿的女朋友,这让老王两口大为惊讶。
  “过了年就结婚,我跟他们说了,到时候爱来不来!”女孩斩钉截铁地说。
  原来,女孩在老王父子俩走了之后不长时间,又从家里偷偷溜出来,找到儿子再没回去,家里也拿她没办法,只好作罢。
  结婚的日子选在正月十二,初十那天,女孩的家人来了,老王安排他们住进了县里最好的宾馆,好烟好饭地招待着,儿子爸上妈下地叫着,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事已至此,看着憨厚的老王两口子忙前忙后,终于露出了一丝笑脸,老王也不是不懂礼数的人,和女孩的舅舅商议后决定,给女孩娘家八万块钱作为聘礼,事情也就算圆满了。
  结婚那天,老王请了县上的婚庆公司,搞得异常热闹,大红的彩门、喜庆的音乐让整个小村充满着欢乐的气氛。
  女儿带着男朋友也赶回来了,处在喜悦中的老王看着两人一脸幸福的样子,也没说什么。其实,经过儿子的这件事,老王已经想明白了,女儿喜欢的人,只要能真心对她好,就随她去吧!何必自寻烦恼。
  
  2018.1.29
  

图片来自网络

-01- || 第 壹 幕

(南方偏远山村,在一个凄风冷雨的早晨,二愣子发现老婆不见了)

地点:村口李婶家
人物:二愣子——李婶

“李婶,今天早上我老婆来你家了吗?”(气喘吁吁)

“没来我家啊,怎么了?”(惊讶)

“我看她以前三天两头找你拉家常,以为这会一大早来这儿了。”

“呦,一大早就跟这么紧,怕老婆走丢?刚回来就这么黏糊啊!”

“李婶,我估计秀兰昨晚离家出走了?”

“你们昨夜吵架了吗?”

“没有吵架,我就问她那3000块去哪里了。”

“然后呢?”

“然后她支支吾吾,我到外面上了个厕所回来,给孩子洗澡后,我就睡了,早上没看到人。”

“一个晚上,枕边没人都不知道?”
……..

“那你赶紧去丈母娘家找找看?”


地点:丈母娘家
人物:二愣子——丈母娘

“妈,秀兰,回来了吗?”

“没有来,怎么了?”

“哦,没怎么。”

“你什么时候从广东回来的?”

“前天。”

“回来也不过来坐坐。”

“我这就来了,这是孝敬你们二老的,一瓶花雕酒,一盒血净。”

“难得还这么有孝心。秀兰嫁过去,也四年了,狗子都三岁了,赶紧赚点钱好歹也建个像样点的房子,几年住在那个土房子里真是委屈了我们家秀兰。”

“是、是……”

“当年你这么穷,我们也没嫌弃你,看到你从小没有母亲,都是父亲带大,觉得你老实,也能吃苦,没想到你父亲也死得早,秀兰刚嫁过去,你父亲就过世了,哎,可怜了我家秀兰一个人带孩子。”

“妈,秀兰真的没来这里?”

“真的没有啊,到底怎么回事啊?二愣子,你们吵架了?”

“没有、没有,我早上听她说要来这里,我就以为她过来了。”

“贫贱夫妻百事哀,有什么事好好讲。”

“妈,时间不早了,那我先回去了,下次有空再过来看你们二老。”

“回去告诉秀兰下个月她爸生日,记得带狗子一起过来。”

“知道了。”

“哎呦,你不是找秀兰来着吗?唉,这个二愣子怎么没听我讲完就跑了……”


地点:二愣子家
人物:二愣子——村书记

“吖,二愣子,什么时候回来的?”

“书记,来,坐、坐、坐,刚回来两天,什么风把你吹到我家来了?”

“哪里话,村里领导班子最近要换届选举,这个是投票,你直接在这里打个勾就可以了,来抽根烟。”

“就在这里打钩吗?占你的光,抽了根好烟。”

“是的,是的,选举不就是走个过场,事情还不都是我们在做嘛,你说对吧?对了,你家秀兰呢?”

“你找她什么事啊?”

“呦,也没什么大事,上次她跟我说关于贫困户名额,问我能不能找上面反映,多申请一个。”

“多谢书记还挂念,我们家情况,确实困难,前年我在广东打工手指被机器切断了3根,六级伤残,黑心老板没有给买社保,就给了一万块打发我走了。”

“知道,知道,所以我给你带来一个表填嘛,多申请是不可能的,你也知道,上面有政策,我是花了很大力气才调剂到的,你秀兰不在吗?”

“哦,不在呢!”

“去哪里了?”

“我也不知道这个婆娘子去哪里了,这不,正在找她呢,我刚从丈母家回来,她没去那边。”

“什么时候不见了?”

“估计昨晚出去就没回来……”

“什么叫估计,你晚上睡觉老婆不在都不知道?

“……..”

“那找到秀兰,你跟她说声,她拜托给我的事算是办妥了,把这个表填好叫她到村委会找我。”

“多谢书记,慢走……”

“对了,刚刚那个打钩投票,如果有人过来问是不是你本人自愿的,你记得说是你本人自愿选举的。”

“好的,好的,放心。”


地点:村书记家
人物:村书记——村书记老婆

“婆娘子,我问你个事?”

“啥事?”

“昨天上午我看到你在田墩上找秀兰聊天,你跟她说啥了?”

“我说你这个老不死的,都快五十的人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跟秀兰那点破事。”

“我跟她能有啥事啊,别瞎讲。”

“别狡辩,我有证据的。”

“我跟你说正经事,到底跟她说了什么?”

“我就跟她聊个天,你这么紧张干什么?还说你跟她没什么事。”

“我刚去她家,二愣子说昨晚就失踪了!”

“呦,都去人家家里了,还说没什么关系?

“我这都工作呢!换届选举人人投票,我不争取一点票数,这书记位置说不定下一届就别人的了。”

“不当就不当呗,省的你以工作之名到处搭讪良家妇女。”

“你这是什么话,你天天打麻将的钱哪里来的?城里的房子哪里来的?我不当这个书记了我看你吃什么!”

“呦、呦,还生气了呢,小心你的乌纱帽。”

“你这婆娘子,没证据不要乱讲啊,问你正经的呢,昨天到底说了啥?是你害得人家失踪了?你该不会是杀人灭口了吧?”

“失踪了也不关我的事啊,我又没做什么。你不要瞎说啊,这种事情不能瞎讲的。”

“到底说了啥?”

“就问了她勾搭我老公能得到什么好处?”

“你,你,哎…….她勾搭我什么了啊,我快五十的人了,人家也看不上我啊,你这不是添乱嘛。”


-02- || 第二幕 一年前

(村口李婶老公,车祸意外死亡)

地点:村口李婶家
人物:李婶——秀兰——村书记——村委员王员

“李婶,人已经走了,不要太难过,要振作起来。”

“秀兰,你都不知道,这个短命鬼,什么都没给我留下,让我一个人带着孩子怎么活啊。”

“天无绝人之路,一切会好的。”

“呜呜,呜呜呜…….”

“来,饭还是要吃的,我给你做好了饭,吃饱饭才有力气哭。”

“这马上要收割稻子了,呜呜,呜呜呜…….”

“没事的,到时候我们合伙割稻子,先割你家,再割我家。”

“哎,你说我命怎么就这么苦,年纪轻轻就这样要守寡了。”

“等你心情好点了,孩子都大点,有合适也可以再找的,先不要把自己身体搞垮了,饭是要吃的。”

(此时村书记和村委员王员来到李婶家)

书记:“呦,秀兰也在啊,李婶多亏有你安慰了。”

秀兰:“哪里话,应该的,左邻右舍的。”

秀兰:“书记,那你们聊,我先回去了,孩子一个人在家。”

王员:“秀兰,外面刚下雨,你没带伞吧,我送你。”

秀兰:“王员,不用,怎么好意思麻烦你们。”

书记:“没事,让王员送下你,从村口到你家也就十几分钟”

(王员和秀兰走了,离开了李婶家)

书记说:“来,拿着,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表示慰问一下。”

李婶:“这短命鬼,怎么就突然死了?哎,我问你,这事是你找人干的吗?”

书记:“怎么可能是我干的啊,借我十个胆也不敢干这事,这不是意外嘛。”

李婶:“真是你自己的私房钱?”

书记:“当然啊,你以为呢?”

李婶:“这还差不多。”

书记:“想死我了,快赶紧的……”

李婶:“哎呀,我这饭都还没吃完呢。”

书记:“都一个礼拜没干了,快点,等下王员回来了。”

李婶:“你这个臭流氓,我这辈子毁在你手里了,你不能再去别处沾花惹草了啊。”

书记:“我这辈子就你了。”

李婶:“你说,这死鬼该不会是发现我们俩的事,一时想不开自杀了吧?”

书记:“你别多想。”

李婶:“听说现在国家政策好了,有扶贫政策,你看,像我这样,符合吗?”

书记:“不符合,也得想办法给你整一个,况且眼前确实困难了。”

李婶:“还是你对我好,不枉我这么心甘情愿跟你好这么多年。”

书记:“其实,我小时候就喜欢你,只是我家太穷了,饭都吃不饱,不敢想谈恋爱的事,更不敢靠近女孩子。”

李婶:“呦,还有这事啊,怎么现在才说呢?”

书记:“现在说也不晚啊。”

李婶:“都一把老骨头了,四十多岁的人,女人都快到绝经的年龄了,对那事都越来越没兴趣。”

书记:“你依然是我心中的女神。”


365bet官网 3

偶遇

地点:村子路上
人物:王员(村委员)——秀兰

“秀兰,你是不是还一直生我的气?为何这么作践自己?”

“我怎么作践了?我结婚都几年了,孩子也两岁了,想当初是你要和我分手啊?”

“是我不对,但那不是我的意思,我父亲逼着我跟前任书记女儿结婚,没想到刚结婚她老爸脑溢血死了。”

“所以,你想咋样?别每次碰到我就说这事。”

“哎,二愣子,本来就矮子一个,左眼斜视,现在手指费了三根,干活也不行了,你肯定是赌气嫁给他的对不对?”

“我没赌气,至少二愣子老实,没花花肠子。”

“我也没花花肠子,我心里一直爱的是你,哎,不行,雨太大了,一把伞都要打湿身子,到牛栏棚里躲一下雨。”

地点:牛栏棚

“王员,我问你,当初你分手,是不是看我们不是门当户对?才和前书记女儿结婚?哪怕做上门女婿你都愿意?”

“秀兰,这婚姻,真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父亲逼我,我后来找你几次,想私奔,你一直不开门,也不理我。”

“你还狡辩,腿长在你身上,你就是想攀上你老丈人的关系,失算了吧,没想到刚结婚岳父就死了,天算不如人算。”

“你把我想的太坏了,我们都把第一次给了对方,我一直都很怀念。”

“所以,我一个黄花大闺女,第一次都给你了,我还能嫁给谁?”

“所以,你就作践自己?嫁给谁也不要嫁个二愣子啊,你这不是自己糟蹋自己吗?现在生活又过得的这么拮据,二愣子真是捡了个大便宜。”

“捡个大便宜我也愿意,人家爱我,把我当宝,赚的钱都给我。”

“他那方面行吗?”

“你想干什么?王员,我要喊人了啊,别脱我裤子……”

“秀兰,别、别、别,我心里只有你,我跟我老婆干那事时满脑子想得都是你。”

“你这个臭流氓,我要叫人了。我告诉你老婆去。啊…..啊……不要。”

“声音小一点,外面有人。你看,还是我厉害,你家二愣子绝对没有这功夫。”

“慢点,慢点,啊,啊……”


(第二天上午)
地点:村委会办公室
人物:村书记——村委员(王员)

“王员,李婶老公出事,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书记,这件事情不是结案了吗?派出所那边发了结果确认是意外车祸。”

“也是,出事又不在村里,我们确实也不清楚,万一有人来村里调查,按派出所的结案说法就行了。”

“好嘞。”

“对了,你找村里年龄大一点的,60-70岁的老人,安排两桌,明晚我请客。”

“书记,这是闹哪一出?”

“你尽管安排就行,不要那么多废话。”

“好嘞。”

“你来村委会工作也快一年了,我主要是看在前任书记份上,要不然,你户口都还在隔壁村没有调过来是不可以在村里做事的。”

“看在我老丈人份上,多谢书记提携,今后还要多向您学习。”

“昨天看你和那个二愣子老婆挺熟的啊,好像你们是一个村的吧,以前。”

“对、对,一个村的,前几年她嫁到这里。”

“行,好好干,你还年轻,才三十来岁,争取今年入党,今后大有前途,再过五六年,村里交给你们年轻人干了。”

“多谢书记信任,对了,那个承包山林的王老板马上过来。”

“好的,我知道了,过来了叫我。”

“哎,还有,小王,昨天李婶的一万元慰问金,记得叫张会计计入村里的开支费用。”

“好嘞。”

“还有,那个“精准脱贫”政策不要大肆宣扬,村里名额就那么几个,免得到时候闹事。

“明白。”


地点:村委会会议室
人物:村书记——王老板

“王老板,最近哪里发大财?怎么突然想到我们穷山沟里了?”

“哎呀,托您的福,只能混点饭吃。”

“大老板就别那么谦虚了,我们这些靠山吃山的农民怎么活啊。”

“那我就开门见山,其实电话里也谈的差不多了,喏,这个是城里****路**小区的房门钥匙,详细地址在这里。”

“王老板出手很阔绰,那我就不客气了。”

365bet官网,“拿着,这是你应得的。这个是合同,需要村民代表签个字,想办法找十几二十人签字。”

“行,行,行,没问题,我都安排好了,签好给你。”

“承包期限是30年,合同生效之日起三十年我有开发权。”

“王老板,主要想开发种什么?”

“初步计划,东面朝阳500亩种脐橙,南面1000亩种杉树,其他的目前还没明确规划,等几个大老板再商议商议,我也是个跑腿的。”

“村里的路坑坑洼洼,到时候你们也不好进车。这个你们怎么弄?”

“所以我今天来和你谈论这个问题,在合同村民分红这里的百分占比我们再减5%,其中3%减下来当修路费用了,这个也算你在任时间,为村里做的业绩了。另外减的2%,合同签字生效后我一次给你50万。你给我搞定村民,别到时候不签字说分红比例太少。”

“看来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啊!这个我不太好交代。”

“怎么不好交代?首先,村里不需要村民出资修路,以村里名义开支出费,其实这笔钱是我出,当然也是原定合同减下来的3%费用,另外分红比例,以前也没有说死,也没有可参照对比性,现在的方案以村里名义修路,增加了你的GDP建设。”

“明白了,不过50万,这个有点少,我还得打点一下。”

“那就80万。”

“行,成交。”

“什么时候给我合同?”

“一周时间,签好我给你送下去,不用劳烦你跑一趟村里,这个事情不能张扬。”

“当然,当然。那就有劳你跑一趟城里了。”

“这个是***洗浴中心金卡,拿着,下次来城里好好舒服下。”

“王老板真是贴心,那不客气收下了。”

“上次你找我要了两个兄弟,事情搞定了没有?”

“搞是搞定了,可是人没了!本来弄残就行了。”

“事情了结了没有?”

“算是了结了。”

“书记,没其他事情我先撤了,以后还得你多多关照。”

365bet官网 4

书记需要GDP


地点:二愣子家
人物:秀兰——村委员(王员)

“秀兰,你隔壁王大爷没在家吗?”

“不知道,你找她啥子事?”

“村里有点事找他,没看到他去哪里?”

“没看到,应该到点了会回来,你要不进来坐会?”

“好的,好的,二愣子没在家吧?”

“已经走了,前段时间在家里养伤,差不多了,现在又走了。”

“行,那我坐会。”

“村里啥事找他?来喝点茶吧。”

“具体我也不清楚,书记说请两桌老人吃饭,我得凑足两桌人数。”

“这么好事?书记的茶壶里卖什么药啊?”

“我也真不清楚,我就一个跑腿子。”

“你也知道自己是个跑腿子啊,还是有点自知之明。”

“昨天书记还找我谈话,说争取今年入党,看来是有意向培养接班人。”

“别妄想过头了。还不如老老实实到外面挣点钱,这穷山沟沟也没什么产业,书记恐怕也没钱途。”

“你还别说,今天有个承包山林的王老板找书记,我猜里面有文章。”

“就你聪明。”

“秀兰,要不跟二愣子离婚吧,你看,这家里穷得叮当响,这日子过的,村里个个都盖起了钢筋水泥,你家还是土瓦房呢。”

“我离婚了,你再取我?”

“你离婚了,我养你。”

“噢,做你的情人?你这村里跑腿子的工资估计你自己老婆都养不起吧。”

“你这话说的,上次的事情,二愣子不知道吧?”

“你老婆发现了没有?”

“当然没有。哎呀,这两天想你想的睡不着。”

“王员,不要了,这样我觉得对不起二愣子,”

“秀兰,我都想好了,等我当上书记,我就离婚。”

“你这薄情寡义之人,当了书记就想抛弃糟糠之妻?这事你能做,我可做不出来,要天打雷劈的。”

“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

“这么突然就变了个人,成贞洁烈女了?”

“哎呀,王员,不要,这大白天的,上次还没找你算账呢!”

“都想死我了,好不容易在一起。”

“问你个事?”

“说,有问必答。”

“我听说村里还有贫困户补贴这个说法?”

“有是有,但是具体名额多少,我不清楚,大部分都书记、村长亲戚了。”

“真的?”

“我也是隐约所知,不要说是我讲给你听的啊,快啊,宝贝,不要墨迹。”

“你个流氓!讨厌…..”


地点:悦来饭店
人物:村书记——村民

书记:“各位大叔大妈,今天呢,我代表村委会请大家吃饭,我呢,任书记也三年了,之前也一直在村里干,尽心尽力。”

王大爷:“今天请我们吃饭是怎么个意思啊?”

书记:“王叔,一来,我是要谢谢大家对我工作的支持,二来,我在村里土生土长,大家都看着我长大,我一心考虑村里的林业、农业发展,这不刚好有个老板看中了我们村里的山。”

张大妈:“书记啊,我以前就说你脑瓜子好使,看来我还是没看错人。”

黄叔:“书记,那这个山是怎么回事?”

李大爷:“各位,书记有这个心,我们领了,大家都是要进棺材的人,书记还把我们惦记在心里。”

书记:“是呀,是呀,这个山林呢,是租给老板,人家来统一种树,统一出售,到时候分成给各家各户,来来来,大家就在末尾签上名字就可以了。”

张大爷:“今天没戴老花镜,都看不清楚写了啥。”

张大妈:“我相信书记,大家都签了吧,相信以后子孙后代都会感激我们的。”

书记:“来、来、来大家吃饭,吃、吃……”

李大爷:“书记,到时候大家能分多少钱?”

书记:“李大爷,分钱的事情,要看到时候木材市场,及销售,现在还没有准确数字,按百分比来,今天在座的代表们,今天每人发一个红包,你们是村里的老一辈,你们最有签字权。”

众人纷纷说道:“感谢书记…….都这把老骨头了还能让书记惦记,真是荣幸啊。”

书记:“来、来、来大家吃,吃、吃……回去之后大家不要到处宣扬今天发了红包,这可是我私人掏腰包啊”

众人纷纷说道:“当然,当然。”

书记:“回去之后呢,大家也不要说今天关于分红的事情,因为呢,对方还没有签字,等真正入驻村里了才算,再说年轻人知道事情之后喜欢造谣生事。”

众人七嘴八舌:“当然,当然,书记放心,这事我们带进棺材。”


地点:村书记家
人物:村书记——秀兰

“哎呦,秀兰这么早,准备收稻子去了?”

“书记,问你个事情呗。”

“说,啥子事?”

“昨天晚上,我在王大爷家听说,村里的山租给大老板了?”

“王大爷都有点痴呆了,这你也信?”

“那他怎么说的有板有眼的?”

“是有人想投资,你也知道,咱们村里的路都没有修好,谁愿意来啊?来了还要投资修路。”

“那倒也是。”

“还有个事啊,书记,据说村里有困难户名额?”

“谁跟你讲的?王员?”

“不是、不是,我听李婶说的。”

“她一个妇人家,知道什么啊,困难户不是那么好申请的,家里没有劳动力才能评上?你们家二愣子,秀兰你自己也是中坚力量啊。”

“我一个妇人,要带孩子,种点稻子只够吃饱不饿死。二愣子手指不行了,干不了什么活,在外面打工找事做也挺难的。”

“这些我知道,这样我尽量打报告申请,能不能批我就不能保证了。”

“好,好,好,那先谢谢了。”

“话我要说在前头,山的事情,不要乱讲,没有落实。”

“好的,我这不来找你证实呢。”

365bet官网 5

扶贫到底扶了谁?


地点:村书记家
人物:村书记——书记老婆

“秀兰,找你什么事?”

“还能什么事?这个钥匙收好,这个礼拜你给儿子,他们两口子在城里租的出租屋可以退了,这个可以当他们婚房使了,算我送给他们的礼物。”

“这房子怎么来的?”

“这你就不要管那么多了!”

“王老板送的?”

“以后不要提王老板!妇人之见,不要管男人做的事。”

“哎呦,问一下都不行。”

“问你呢,刚刚秀兰找你办什么事啊?”

“贫困户啊。”

“他们家也确实困难啊。”

“如今村子里,谁都差不多,要不然,你弟弟的名额让给他?”

“你是不是也把名额给李婶了?还有,李婶老公到底怎么死的啊?”

“不是车祸吗?还能怎么死?我说你这个婆娘子,人都入土为安了,你还想当侦探?”

“我就觉得奇怪,上次来了我们家找你,我在楼下听到你们争吵了几句,后面他走了,再后来没两天人不在了……”

“没事不要瞎讲!”

“我就奇怪嘛,和你讲讲,没有跟其他人说。”

“知道就好,人命关天的事情。”


地点:稻田里
人物:李婶——秀兰

“秀兰,今年真是多亏了你,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孩子又在上学,帮不了什么忙。”

“没事,我家也是,二愣子都在外面打工,你也知道的。”

“秀兰,问你个私人问题。”

“李婶,什么问题,这么神秘?”

“你家二愣子,一年到头在外面,该不会是有了相好的吧?”

“估计没有吧,量他也不敢!”

“你说,这男人一年四季在外头,没个相好的能成吗?听说现在很多农民工都结什么临时夫妻。”

“他真要那样也没办法啊,是吧!不在外头,在家里人家想去找个相好的我们也不一定知道。”

“秀兰,你不会是听到什么事吧?”

“李婶,没有啊,只是感慨一下。”

“秀兰,你觉得书记这个人怎么样?”

“哎,李婶,怎么突然问起他来了?我跟他没多少接触,不知道村里那些干部一天到晚在干些什么事,我们那村,水泥路修道家门口,农业科技进村,家家户户大片种菜运到城里。”

“确实是,我们村太穷了,地也慌了,稍微远一点的,地都不种,草也一尺高了。你看,我隔壁王姐一家都到城里打工几年没回了。”

“只有我们苦命啊,孩子还小,也没人带,要不然出去打工算了。”

“秀兰啊,你当初怎么就选择了二愣子呢?他真是好福气。以前村里人都还以为他娶不到老婆,没想到取的老婆最漂亮了。”

“李婶哪里话,折煞我了。哪里美不美的,就一农村妇女。李婶,有合适的你还得再考虑一下重新再找个,家里没个男人好像主心骨都没了。”

“那个死鬼,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没了,我也四十多的人,这上不上,下不下的。不过如果有个人关心自己,暂时不结也没关系了。”

“李婶,这么快就有相好的?是谁啊?”

“哪里有,真没有。”

“该不会是村书记吧?”

“秀兰,我们关系这么好,我就跟你说吧,书记确实对我挺好的,但你不要和其他人说哦。”

“当然,当然。她老婆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你不要对外讲啊,对了,我上次不是和你说了嘛,村里有扶贫名额,你去问问书记,能不能给你争取一个。”

“我早上才去问过呢,他说没那么好申请。”


-03-||第三幕:两个月前

地点:村委办公室
人物:村书记——王老板

“书记,我这山都还没开发,路就遇到阻碍了,你看,我已经停工两个月了。”

“具体是哪些人不同意经过他们的农田?”

“你看,这些名单,我们的人进行不下去了,人家躺在那里。”

“你补偿多一点嘛。有钱好办事。”

“总的算下来我已经出了快接近300万了,现在连条路都没修好。你要赶紧给我做下他们工作。”

“是是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我帮你去做工作,打点费你得先我,我才好办事。”

“这样吧,我们再出10万,你把这些村民搞定。以后不要再遇到什么事了,怕了你们。”


地点:村委办公室
人物:村书记——村民

书记:“各位村民们,俗话说的好,要致富,先修路,路都修不起来,怎么致富?不要一直停留在闭塞的思想中。”

村民一:“书记,王老板修路占用我们农田,这么点补偿哪里够,我家的农田这里的位置是最好的,其他田都在山脚下,这个田没了,吃啥?”

书记:“你那里没多少面积,补偿是按照标准来,不可能你补的多别人的少,修路不是王老板一个人过,人家是带着项目来,山林以后收益,村民也会有分红的。”

村民二:“书记,分红多少,别到时候不认账哦,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家的那个位置可以同意,但补偿这事找王老板商量下再加点。”

村民三:“书记,不是我们不同意,是这点补偿太少了。”

秀兰:“书记,我们这也不算是闹事,就是最好的田,突然一分为二,中间开一条马路,等于整块田没了。我们家本来地少,补偿也少。”

书记:“这样,今天呢,主要是你们这几户人的地,现在人家没法开工了,所以我做下大家的工作,涉及到你们这几户的特殊情况,这里呢,每户单独另外给一万元红包,补偿标准原来的不变,要不然其他人不干了。这个红包,大家散了后,不要声张。就你们五六户人,一户一万。”


地点:村委办公室
人物:村书记——秀兰

“秀兰,你上次找我,关于困难户的事情,我一直都记着,也打报告申请了,暂时还没有结果,等有消息,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谢谢书记还记着这个事情。”

“不客气,我们穆家村姓氏比较散,大部分都是移居过来的,所以不是很团结,你嫁到我们这也才三四年,你看你这细皮嫩肉的,干了几年活人都瘦喽,二愣子最近都没回来过?”

“书记还挺关心人的。没有呢,所以,家里没个男人在,我一个妇道人家操心的事太多了。”

“关于修路的事情,放心,不会亏待你的,来,这个是单独给你的,不多,两千块,收下,算是多一点补偿。”

“书记,这怎么好意思呢?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

“听说你做得一手好菜,既然如此,哪天有机会尝尝,算是答谢了。”

“好呀,好呀,择日不如撞日,那就今天晚上过来。”

“没问题,那先这样,我还要走一趟王大爷家。”

“好的,那晚上就直接过来了。”


标签:, , , , ,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