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官网 渔业 刹那公子/江南著

刹那公子/江南著

365bet亚洲官网,第一章

随行的尚老人却有些异样,他日日夜夜都在船舷边看着南方,人变得越来越枯瘦,眼中的光芒却越来越盛。公子忽和门客们都为之惊惧,此时的尚老人有如一具骷髅,双目却像两盏寒灯,令人心里有股不祥的预感。
时间渐渐的过去了。海上一直是风平浪静的,公子忽钓鱼的技巧竟然高得惊人,总是带回海虹鳟和黑尾鲷一类珍稀的海鱼和水手门客们共享,羽人的水手善于游泳,不时收获一些鲍鱼和干贝。船上的清水和米面又多,大家日复一日的烧制海鲜,自得其乐,简直都要忘记为何而来了。
可怕的变化发生在第二个月的第三天。
那天早晨晴朗得出奇,整个天空万里无云,日光照得海水金光粲然,公子忽还是一样的在小舢板上钓鱼,水手们擦洗着甲板,公子忽门下的博物君子们研究着古籍。而此时的尚老人已经不在船舷边眺望了,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公子忽下令把他锁在船舱里养病。其实即便不锁他,他也很难爬上甲板了,但是他依旧扳着舷窗,死死的望着南方,仿佛那边有什么,令他死都要看一眼。
公子忽那天钓鱼的运气好得出奇,正悠然的时候,一个羽人水手忽然单臂扯着棕缆飞荡到他的小舢板上。
“怎么?”公子忽问。 “要有雨了,公子还是上船去吧,”羽人水手说道。
公子忽顺着他的指点看过去,竟然真的在南方有一片黑云。海上的天气变得最快,一时朗日,一时就是暴雨,公子忽是博学多闻的人,清楚这种可怕的变化。于是带着鱼篓,收拾舢板上了大船。门客们在河洛的机括上铺设了雨布,就要回舱避雨。此时他们忽然听见了尖利的啸声,那是来自远方的黑云。
一个枯瘦的身影撞破了船舱的门,猛地冲上了甲板,正是沉疴难起的尚老人。
“来了!来了!大风!大风!”尚老人像是疯了一样不顾一切的大吼,恐惧和兴奋的情绪混杂在一起,他的眼睛雪亮,面颊烧得赤红。
“大风?”公子忽和门客们一怔。
仿佛是为了印证尚老人的话,疾烈的狂风忽然袭来,全无任何征兆,利刃一样割着所有人的脸。那时船帆只卸下一半,巨大的木兰船竟然被吹得几近倾覆。所有人都滚倒在一侧船舷边,只有尚老人没有,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他的手有如铁爪一样死死扣着桅杆,眺望着南方的那一小片黑云。
当人们再次看向那片黑云的时候,它已经压住了小半个天空。它推进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海水仿佛煮沸一样翻腾起伏,天空中仍有阳光,可是阳光照在身上竟然是冷的。随着黑云的袭来,远处的海上迅速的黑了下去,让人心里浮起极其不祥的预感。
“那不是云,”忽然间所有人都信服了尚老人的话,“那片云就是大风。”云一般覆盖天地的巨鸟。
水手们忙着卸帆,门客们急着将准备的货物搬上甲板。等待以久的时刻终于到来,公子忽紧紧握着腰间的剑柄,虽然明知这剑决不可能伤害倒大风,可是他那样不畏生死的人此时也需要借助握剑来镇静自己的心神。
海水翻腾得更加剧烈,南方的半边天空似乎就要倾塌,海浪打在船舷上击得粉碎,白碎的水花冲起在天空中近十丈高。黑云渐渐显出了本相,人们看见海面上鸟形的巨大黑影,随着那黑影的逼近,嗡嗡的声音仿佛要刺穿耳膜,虽然早已准备好了软木的耳塞,可是每个人都觉得有锋利的长针一直刺进了脑颅中,滚落在地的琉璃酒器在那阵可怕的声波中忽然崩裂!波涛起伏的海面上,一道深可一丈的水痕笔直的射向了木兰巨舟,仿佛是一道隐形的气刀割开了海面。
“是风割!闪开啊!”尚老人狂吼着。
那道隐形的气刀掠过木兰船的时候,“砰”的一声像是斩击在船舷上,硬木制成的船舷竟然为之崩裂。此时巨大的黑影在头顶飞过,阳光完全被它遮蔽。阴风怒号中,人们清清楚楚的看见了那只巨鸟,长颈青羽,六条巨大的曳风尾羽铺洒开来,仿佛拖在它身后的六道黑烟。它的翼展不下千尺,双翼猛地一振,对着天空飞升而起,振起的大风几乎要将木兰船压进海水中。
公子忽的门客中真有不畏生死的人,有人立刻操持手斧砍开了几只箱子,一阵樟木香升起,狂风将箱子中的樟木屑席卷上了天空,一片蒙蒙的黄雾笼罩在周围。而平时不善言辞的一个门客排众而起,在船头端坐冥思,一片火影从他身上腾起,转而化作一层巨大的火罩将整个的船包裹在其中,被大风激起的水花泼在火罩上,发出雷鸣般的暴响,瞬间就被蒸发了大半。这种阳昊之火的秘术极其耗费精神,绝非普通的秘道士可以操纵,可是这个门客操纵起来游刃有余,并没有吃力的样子。
公子忽并不是鲁莽的人,这两层壁障是他早已准备好的。大风畏惧樟木的木香,而火焰更是令所有动物都退避的。公子忽的镇定也让门客和水手们徒然生出了胆气,膂力强劲的武士们在船头张开起了三叠的踏张弩,所用的箭纯粹以钢铁锻造,而公子忽顶着泼天而降的水花,走向了船头。随着他掀起雨布,那件可怕的河洛制器终于暴露在人们的眼目中,外表看去,那不过是一只长宽各两尺有余的铁匣子,朴实无华。可是当公子忽伸手去操作铁匣的时候,人们清楚的看见他的手和铁匣之间激起了微弱的电火。
大风似乎是对这两层障碍深有畏惧,巨大的身体在空中悬停了片刻,而后忽然对着天空笔直的升腾,变做头顶极小的一点,那是它已经腾入了极高的空中。而后它猛地转身,垂直的对着木兰船下冲,像是想用身体把整个木兰船冲成碎片。
“转舵!转舵!它要以风势把我们击沉!”尚老人大吼。
羽人们不愧是最优秀的水手,他们扯着棕缆飞纵起落,在狂风中竭力操纵着风帆,木兰船以巨大的倾角划了一个半圆。大风激起的风势重重的击打在水面,顿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不出尚老人的预料,大风虽然不敢靠近木兰船,但是却还有风割可以作为武器,它巨大的身形带起的疾风本就是不可阻挡的攻势,若是这样强劲的风势落在木兰船上,整个船都会崩裂的。大风在临近水面不到百尺的地方猛振双翼,再次升起,无人可以想像这遮挡日光的庞然大物竟然可以那么灵活。
公子忽的门客们却在此时抓住了机会,踏张弩上的钢箭化成一阵箭雨飞射而出。这些人不愧是武士中的佼佼者,四五十支箭组成的箭阵凝聚有力,“嗡”的一声闷响,全部投射在大风的颈部,命中这样大的目标实在太容易了。但是让全部的箭枝都集中在径围不过一丈的圆内,就看得出公子忽门客们的功力了。
暴雨般落下的水花中,忽然多了星星点点的红色,像是一场血雨一样。那些钢箭真的伤了大风,人们看见它的颈部一阵一阵的血雾迸溅。
门客们欢呼起来,公子忽却依旧目不转瞬的凝望远去的大风。他操持铁匣的手筋节毕露,一触即发的模样。他知道这些钢箭不过能伤到大风的毛羽而已,同时也会激怒这只无敌于天空和大海的巨鸟,它一定会疯狂的反扑。
大风在远处猛地折身,这次它是真的暴怒了。那道破开海水的“风割”再一次直指木兰船而来,它一头钻进了樟木的黄雾中,也不闪避阳昊之火的火障。释放火障的秘道士大惊,不顾一切的集中精神,阳昊之火的光芒更胜。
暴怒的大风却不避开。它似乎不会鸣叫,可是它挤压着空气的声音却像是风雷,震的周围嗡嗡作响。公子忽双手合持那只铁匣,冷汗和脸上的水珠一起滑落。羽人水手们没有再调整船的位置,这是公子忽的命令,所有人都摒住呼吸抓住了船舷和桅杆,大风激起的“风割”和木兰船的碰撞已经绝不可能避免了。双方逼近的瞬间,也是决定生死的一瞬。
穿越火障的时候,阳昊之火在大风的身上产生了爆炸般的效果,青灰色的羽毛被火焰焚得漆黑,秘道士吐出一口鲜血倒地。大风全身一振,庞大的身躯几乎要压到船上,风割切在船的正中,“喀嚓”一声的裂响。
“龙骨……龙骨断了!”一名羽人的水手大喊。
公子忽像是根本没有听见,大风掠过头顶的时候,他将铁匣死死的抵在胸前按动了机括。仿佛是身在雷云的正中心,一瞬间,人们觉得耳朵都要被雷声震聋了,笔直的电光从公子忽手中的铁匣中射了出去,正命中大风的翼根,巨大的反力退在公子忽胸口,他狠狠的摔倒在船舷的一角。
一根被闪电包裹的铁色长刺扎在大风的毛羽中,仅仅留了半尺在外面。
“雷戟!是雷戟!”一个羽人水手喊了出来。
羽人们是秘道的行家,看出了这件武器的本质。那是河洛以工艺制造的雷戟,在那件可怕的武器上,有秘道所施的咒印,有如一件极其强大的法戒器,即使不通秘道的人也可以使用。不必冥想,不必耗费己身的精神,只是用于一次必杀的攻击。
雷电沿着射出的雷戟包裹了大风的全身,千千万万的雷火在爆炸和串连,紫色的电光组成了硕大的光球。那只巨鸟双翼痉挛,毛羽炸开,痛苦的拧着脖子。它撞断了桅杆斜斜的飞了出去,完全失去了风的依托,仅仅滑翔出一里,就栽进了大海中。巨大的水花铺天盖地的飞扬起来,大风无力的沉进了水中。
每个人都惊心动魄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已经在死亡的大门边走了一圈。公子忽擦去嘴角的血迹,艰难的站起来。雷戟的反力几乎要了他的命,那真是一件非人类力量可以操纵的可怕武器。他没有管受伤惨重的门人,却是凝视着肩上的忽忽。他有些讶异,不知怎么的,他有种感觉,大风扑近的瞬间,本是可以一举扑杀所有人的。但是那只大风看见了忽忽,所以它忽然拔高,这才给了公子忽以一击命中的机会。
难道大风真的是畏惧忽忽?可是忽忽只是只小小的鹦鹉,忽忽在他肩上扇着翅膀跳着,似乎又饿了的模样。
“公子!”门客们都围聚过来。
“我没事,”公子忽摆了摆手,“尚先生在哪里?”门客们转身,才发现尚老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中。他的胸口像是被巨大的钝器猛地其中,整排的肋骨都已经断裂,人早已昏迷过去。那是大风激起的风割打中了他,连龙骨都能震断的力量,当然不是一个老人可以承当的。
“是我的固执害了先生,”公子忽说,“快去拿药品,快去拿绷布!”他亲自上前托起尚老人的身体,此时尚老人忽然睁开了眼睛,眼中满是恐惧的光芒。
“还没有死!它还没有死!”尚老人喷出一口鲜血大吼。
话音还没有落,整个船身剧烈的颤抖起来。羽人水手们跑到船舷边,手指远处的海面,惊恐得说不出话来。海面上并没有大风,可是忽然有了一道近十丈高的狂浪。除了海啸的时候,即使水手们也不曾见过如此可怕的浪峰,凭空高出周围的海面十丈,像是一堵水的墙壁!这次连公子忽也不知道该如何了。这样长达千尺的浪头,根本无从躲避,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道水墙带着雷鸣般的声音扑近,最后把自己完全的吞噬掉。
可是就在水墙距离木兰船不过半里的时候,整个水墙和周围的海面一齐裂开了。巨大的水花中,白茫茫的水雾冲天而起,青灰色羽毛的大鸟振翅冲出水面,凌空翻转着扑下!这时一切都清楚了,大风根本没有死,这是一种会游泳的大鸟,它落入海水,海水立刻导走了电火,而后它扑杀回来,那水墙是它巨大身体排开海水的结果,它就是这样在海中张开大嘴吞食大鱼和海蛇的。公子忽深恨自己的倏忽,可是已经太迟了,这种鸟既然是以??和巨大的海鱼作为食物,它怎么可能不会游泳呢?有一本笔记曾经说到大风翱翔在海上,找不到可以栖息的大岛的时候,它们就会站在较浅的海底睡觉,将头浮在水面。它们的鼻孔有瓣膜,可以挡住海水,可是公子忽和门客们却没有留心。
巨大的风压下,大风张开了锋锐的长喙,公子忽面对着它,甚至可以看清这种巨鸟口中的牙齿,牙缝中似乎还塞着巨大的鱼骨。大风要吞噬他们,尤其是公子忽,这群伤害它的人类它绝不会放过。这一次它扑近的速度慢了许多,像是知道公子忽已经没有第二发雷戟了,它没有带起凝聚的“风割”,而是缓缓的逼近,愤怒的打量着这个小小的猎物。
那是地狱一般的场景,覆盖天地的大鸟缓缓悬停在公子忽的头顶,深红色的鸟瞳直径甚至超过了公子忽的身高,仿佛一面巨大的幽深的镜子。公子忽在其中可以照见自己的影子,也可以感觉到那种疯狂的愤怒。大风猛地加速,对着公子忽直冲过去……“忽忽,忽忽,”巨大的风声中响起了忽忽的叫声。
这是公子忽第一次知道这只小鹦鹉其实也是会说话的。它猛地从公子忽肩上腾起,化作一道绿莹莹的光。公子忽看向自己的肩上,只剩下忽忽的铁链和爪套。忽忽竟然自己甩脱了铅套和链子,笔直的射向大风深红色的可怖眼睛,又快又猛。
“扑”的,像是一颗石子落进深潭中,它竟然撞破了大风的眼珠,消失在其中。大风身体一振,猛地拧头,腾空而起。人们看着它在空中疯狂的挣扎,像是要用翅尖的利爪去掏出眼珠,它不顾一切的飞上飞下,痛苦的直插天空,然后又倒栽进水里。再从水面上腾起,扭曲着翻转着飞翔,每个人都能感觉到它那种疼痛,像是有无数利刃在身体里挖开它的血肉。
虽然它不会叫,可是看着它张开大嘴,每个人都能想像那是一种何等可怕的无声的哀嚎。整个大海被它翻腾得仿佛地狱,海水飞上天空,木兰船在漩涡中飞转,分不清什么是天,什么是海,世界仿佛倒悬过来。
最后,大风终于失去了力量,它舒展开双翼,无力的栽进水中,青灰色的背脊一如海水的颜色,那只被忽忽撞破的眼睛里流出了碧绿色的血。
天空水的水打在它的尸体上,一切都安静下来。天色渐渐的暗下来。公子忽和门人们呆呆的站在船舷边,许久都不知身在何处。
“那……那是……”一个门客指向远处。
难道是大风的同伴?公子忽的脑袋里嗡的一响,几乎要站不稳了。当他顺着门客的手指看去,却是令人更加毛骨悚然的事情。海水上多出了一痕一痕的水迹,都向着大风的尸体汇集,落日下,忽然有巨大的黑影腾空跃起在水面上,而后又钻进海水中。随之是更多的黑影在海面上翻腾,不知道多少条??显身了,这些剧毒的海蛇大的和公子忽捕猎的那条一样长,小的也有近百尺。整个海面上处处都是海蛇翻滚,身体互相摩擦,有的纠结在一处,有的仰头吐出乌黑的巨大蛇信,最后它们都围绕在大风的尸体边。??们都竖起头彼此吐着信子,形成一个巨大的蛇圈,围着大风的尸体缓缓游动,像是一种仪式。许久,仿佛有一声号令。这些海蛇不顾一切跃出水面,扑上去撕咬大风的尸体,将它的羽翼和肉一片一片的撕扯下来。小的??更是钻进大风的身体中,咬穿了从另一侧钻出来。
整个大海都被染成了血红色,在血海之中鱼龙狂舞。虽然只是蛇类,可是??对于这只巨鸟的恨意所有人都能感觉得到。
仅仅片刻,巨大的大风被??们咬成了一具森森的白骨。??们再次围聚成蛇圈,其中最大的那条??游到中央,仰天对着西垂的落日,像是一个思考的人一样。许久,人蛇都不发出半点声音。蛇圈中央的??猛地一抖鳞片,沉回了水下,静悄悄的,所有??都慢慢的潜下,一痕一痕的水迹向着南方而去。最终只余下一片寂静。
公子忽和门客们静静的看着那具大风的骨骼,仿佛死而复生的感觉。大风空空的眼洞黑得令人心悸,转瞬这个极盛的生命就化作了枯骨,如此的荒凉而悲切。
忽然,一只碧绿的鸟儿从大风巨大的眼眶骨中跳了出来,它绿得剔透而诡异,浑身都是血污。它站在大风的头骨上左顾右盼了很久,忽然看见了远处船上的公子忽,那只鸟儿蹦了起来,对着公子忽忽扇着翅膀,像是一个高兴的孩子。
“忽忽,忽忽,”公子忽也喊了起来,那真的是小鹦鹉。
虽然是名震宛州的豪商,可是此时忽然见到这只鹦鹉死里逃生,公子忽竟有生离死别的感觉。
忽忽听见公子忽的呼唤,跳得更欢了,它距离公子忽很远,也不飞过去,只是在那里扇着翅膀跳啊跳,跳啊跳。慢慢的,它嘴角开始垂下绿色的血丝,它跳得越来越慢,越来越低,最后它再也跳不动了,站在那里看了公子忽一眼,倒在大风的头骨上。
夜色降临了,月光如此的凄冷,照在巨鸟的尸骨上,还有森然白骨上一只小小的绿鹦鹉。寒冷的风像是从每个人的胸口里吹过,公子忽和门客们看着忽忽和那架巨大的鸟骨一起,缓缓的沉入了大海。有人说是平生第一次看见公子忽的眼角湿润了,而后有泪水滑落。
昏迷的尚老人在第三天的时候睁开了眼睛,眼睛还是很亮,却没了那股疯狂的气势。他请人叫来公子忽,在床上握住了公子忽的手。
“公子。我就要死了,我还有三句话要告诉公子。”公子忽知道一切都已经不可挽回,也只能点头。
“第一,公子喜欢冒险。是自以为富可敌国,一切都不放在心上。可是公子也看见了,大风那样的巨鸟也有死去的一天,何况公子?公子真的知道自己所求的是什么么?”“第二,公子有才华。可是人一生能有多少青春和精力?年轻时候的挥霍是晚年的悲哀,集中精力做一件事,人都可以以小搏大。可是付出的过多,其实是耗损了自己的寿命,就像忽忽的一击可以杀死大风,但是它是把自己的命去换回的。”“第三,我很感激公子的收容,我想忽忽也愿意报答公子的恩情,我们并无后悔。”尚老人合上眼睛之前,悠然的笑了笑:“其实我知道公子所以喜欢忽忽,不过是为了令我和这只可怜的鸟儿在府中能有身份,不至于受其他门客的欺凌。微贱的人鸟也只能这样报答公子的深恩了,从此风逐世家大概再也没有传人了吧。”一个月后,公子忽在宛州登岸。他亲手抬着尚老人的尸骨,门客们都穿白衣。
从此以后,公子忽就变了,他再也不游猎,只是一人静静的在书房中读书,直到深夜,他在街头和贫民家的孩子说话,嘴角微微带着笑意,他种了很多的花,久久的看它们。
又两年后,他忽然下令门客们把所有的藏金都割成小锭赠给白水城的百姓,据说那笔黄金之大,足够任何一个中等之家三年不愁衣食。黄金被连夜送到每个人手里,人人都知道公子忽要走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商客终于还是要远去。
公子忽离开的那天,感激他的白水城百姓都在府门前等候。公子忽从府里出来,只穿了一件白衣,就像他最初来到白水的样子,骑着一匹毛色斑驳的小驴。不知道为什么,人们都觉得公子忽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挥斥千金的豪客,却更显得高不可攀。
公子忽只是对众人微笑,大家就闪开了一条路让他离去。他跨在小驴上吹着他的笛子,那调子是所有人都不曾听过的,高寒而悠远,忽然间很多人都有一种感觉,就是公子忽再也不会回到白水了。没有人上来跟他说话,他的笛声令每个人都茫然,似乎自己的一生曾经错了太多太多,可是偏偏想不清错在那里。
最后人们拥上城头,看见春天新碧的山路上,公子忽的小驴消失在山野间。
“他……就这么走了?”薛北客摇了摇头。
老人笑了笑:“这还不算结束,关于公子忽的结局,还有个更加神奇的传说。那时候公子忽掌握了宛州商业的大局,燮王也对公子忽的势力颇为倚重,天启城听说公子忽散尽家产出走的消息,生怕没有了他宛州商业的局势会陷入混乱。于是燮王下旨,令内监奉着公侯的服饰封赏公子忽,务必留下他继续经营白水。内监紧赶慢赶,赶到白水城外的平水驿的时候听到了公子忽的笛声。这时他心里才放下大石,于是在平水驿排下依仗迎候公子忽。不过一群人等着等着,听着那笛声就在远山间回荡,却是越来越远。”“怎么会越来越远?”薛北客瞪大了眼睛,“白水城到平水驿只有五里,只有一条山路啊!”“是啊,这就是不可思议之处。后来笛声就消失了,公子忽再也没有到过平水驿。无论是白水城的人,还是在平水驿恭候的内监,都听见那笛声越去越远。白水城的人以为他去向平水驿,平水驿的内监以为他转回了白水城。而公子忽自己,却在那只有五里的山路上永远的消失了,人们找去的时候,只看见那只杂毛的小驴在路边吃草,而公子忽一直吹奏的那只翡翠笛子,就挂在驴背上的革囊中。”茅舍中安静起来,老人看着沉思的薛北客,挑了挑灯芯:“薛先生……”薛北客忽的抬起头来,猛地拍击在小桌上:“我明白了。你不过是借这个故事劝说于我!可是这种道听途说的故事又怎能让人信服,公子忽?谁有知道这人到底有多少家产,又为何离开白水?这种陈年的旧事,不必再说,返还商铺的事情更是不用提起!”老人并无诧异,静静的听他说完,温然道:“舍下简陋,特意买了新瓷招待贵客,现在倒是没有新的器皿了。”老人扭头对着厨下的妻子喊,“把旧年那些碗盏拿一个出来为贵客盛酒吧。”老人的妻子在围裙上擦着双手走出来,抱怨道:“都满是灰尘,许久不洗的东西,一时怎么好拿出来?”“叫你拿你就拿,我还是一家之主不是?”老人有些怒气。
妻子无奈,起身去了后面的柴房,许久取回一只满是灰尘的酒盏,去厨下洗刷了。片刻,老人的妻子将洗好的酒盏奉在薛北客的面前。当他伸手去拿那酒盏的时候,手却像被电了一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他忽然发现那酒盏竟然是翡翠的,玉色和自己手上的戒指一般无二,龙血翡翠的玉色!“贵客见谅,只买了几件新瓷,只好拿这只旧器皿充数了,”老人的妻子并不退下,却在一旁静静的说。
她在厨下忙碌的时候就像一个乡间的农妇,可是此时薛北客猛一抬头,却觉得这个年老色衰本又其貌不扬的老妇却有一种王妃般母仪天下的气度,不施脂粉的眉宇间自有一份华贵的气宇。
“龙血翡翠,薛先生所说的就是这种吧?”老人淡淡的说,“先生那枚戒指我不曾见过,不过当初我请玉工磨制这套旧器皿的时候,还有些散碎的玉料,被那个小人偷走了。有一些流落在燮王宫中,或者也有一些被磨制成了戒面。”薛北客再看老人,还是那件葛布的长衣,老人整个人却完全的不同了。
“先生……你,你,难道你就是公子……”此时的薛北客和那个看见龙血翡翠戒指的老朝奉一样,完全止不住声音的颤抖。
老人微微的笑:“我哪里有他的豪阔,不过年轻时候也赚过一些钱而已。”老人静静的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拿起一枚铁筷子,将龙血翡翠的酒盏敲得粉碎。
“不要!”薛北客要去阻挡,却已经迟了。
老人拿起自己的粗瓷杯饮了一口,悠然叹了一口气:“年轻的时候喜欢金玉古董这样的东西,一心只是要赚钱,要富比王侯,揽尽至宝。直到有一天我看见镜子里的自己白发苍颜,而我收集的金玉古董却还依旧,我才发现自己不过是个傻子。再过许多年我化成一具枯骨,这些金玉还是依然故我,到底是金玉归我所有,还是我为金玉所有呢?我短短一生的数十年,尽数都耗费在这些没有生机的死物上面了。”老人看了看薛北客目瞪口呆的模样,微微摇头:“世人说翡翠珍贵,可这种不可穿不可食的东西。在我看来用来做便器也不为过,何况是作为盘盏?你觉得可惜,不过是还未真正拥有不可计数的金玉珍玩,更不曾领会那富有天下背后的孤独而已。”“人能活几何?你要做什么?你可真的清楚么?你的志向和抱负?开国的羽烈王从一介布衣而有天下,却自谓平生所错其实太多,你的志向和抱负,敢和他相比么?”老人起身掸了掸袍子,携着妻子的手缓步走向门边,“每个人活在这世上,都有他的不容易处,别人一生的积累,你何苦要夺之而后快呢?”油灯忽的灭了,老人、妇人和薛北客静静的坐在黑暗中,薛北客双手抱住了头,无力的靠在了小桌上。
薛北客根本记不清自己是如何和老人辞别,又如何回到府中的。等他回到宅邸,随从已经来通报,说是有人送上巨额的黄金,要求买回薛北客强行收购的所有小商铺。薛北客一生都不曾见过如此多的黄金堆在一起,夸父族的男子高举着铁箱鱼贯而入,每一箱都是足赤的金条,从门口一直堆到中堂。
薛北客明白这是老人要以黄金赎回那些小商户的产业,他沉默良久,长叹一声,只愿意收下了金条的一半,表示愿意将收购的商铺全部返还,剩下的一半金条请那些夸父带回,并对老人致以问候。夸父们却说自己无能为力,他们根本不认识什么老人,只知道有人托他们送来了这笔黄金。
薛北客派人在去岚山中寻觅老人的时候,却再也没有找到那间茅舍,仿佛消失在岚山的雾气中了。
半个月厚,薛北客离开了宛州。
再两个月,晚春,花都开尽了,岚山上一片深绿。
山崖下的碧草间,一块大石上坐着白发白须的老人,一身的旧袍,拿着一支竹笛悠悠的吹奏。他背后是一间不大的小屋,被绒绒的黄花围着,干净简洁。
山道上忽然传来的脚步声。穿过雾气,一架沉香木的大辇由八名魁梧的夸父武士肩荷而来,大辇裹着墨绿的绣金缎子,流苏间一枚玉佩宝光流溢,竟然是薛北客那日配在腰间的玉佩。悄无声息的,夸父们将大辇停在老人的面前,帘子一掀,有从人早已洒上了花瓣,一只纤纤的细足踏在碎花上。
这是所谓的净足,富贵人家出行的一项礼仪。
自大辇上下来的,竟然是黑脸疤面的老妇。可是她已经换了衣着,月白色的水裙裹着纤细修长的身段,显得几分窈窕动人,远不像她的年龄。老妇款步上前,在从人敷设好的锦褥上坐下。老人吹完了笛子,也跪坐了一侧的锦褥上。
两人对面一笑。老妇缓缓的伸手在脸上揉搓,那层黑色被她渐渐的揉去了,化作一些机稠的黑泥,白净的肌肤渐渐显露出来。当她再次抬起头,已经是年纪不过二十明眸善睐的少女,明珠白玉般细致动人,也不见了那条眉间的疤痕。
“江宛然多谢先生了,先生出这一计的时候,老实说我并无十足的把握,”少女点头致意。
“我这一计极险,不成就是笑柄。也只有宛州江氏的少主人,才敢信我这个老朽吧?只是可惜了那只龙血翡翠的盏子,”老人淡淡的笑。
“那只盏子也不可惜,它固然是龙血翡翠,但是其中所蕴的精魂,早已为前辈的秘道大师所汲取。可怜薛北客哪里看得出用过的龙血翡翠,和没用过的差别?不过薛北客的财力果真惊人。后来他离去,我的门人查了他留下的账本废稿,若是以他现在的资产,即使我们江氏倾尽全力,也未必可以取胜。这些年我们自以为在宛州坐大,四处置业散钱,手头的活钱捉襟见肘,才有这场磨难。”“江氏根基还在,薛北客即使一时取胜,也未必能持久。”少女笑了起来:“北客空豪,却不知道行商出世微妙处,终究是必败的。他对自己没有信心,他已经堪称数一数二的豪商,世上哪里又真有公子忽那样的异人?不过是市井鄙俗人的传说,倒是亏得他信。”“是啊是啊,”老人笑,“哪里又真有公子忽那样的异人和大风那种的神兽?都是传奇轶闻,不足为道。”“那么按照事先的约定,我已经支付先生四万金铢,其余的事情还请先生好自为之,这栋屋子我要拆了,也不希望先生再回来。总之,我不希望这件事泄漏出去!”少女微一抬头,眸子间精光闪烁。
“自然,”老人起身,长拜而去。
早有从人为他牵过一匹马,老人翻身上马,走入了山道尽头渺渺茫茫的雾气。
少女独自端坐在锦褥上,眺望着一侧的山涧,深深吸了口气:“总要重振我江氏的声威,让我江氏的传奇盖过那不知所谓的什么刹那公子!”她忽然起身,走向了自己的大辇:“把那栋小屋也拆了,不要留下痕迹。”“是!”从人们得令之后,起步奔向了那栋黄花间简洁淡雅的茅屋。
少女起身登辇,不再回顾。 “大小姐……”远处忽然传来的从人惊诧的呼声。
“怎么?”江宛然猛地回头。 “这里面……”从人手指着茅舍中,结结巴巴。
江宛然微一思索,提起裙裾疾步跑了过去。当她猛地推开茅舍,她猛地怔住了,屋顶投下的依稀阳光中,她奉给老人作为酬金的四万金铢原封不动的封在铁箱中,悬停在茅舍的正中。
而悬挂那只铁箱的,是一缕细细的青灰色的丝羽。 〈完〉

标签:,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