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官网 农业 养父母是亲骨血最棒的教员职员和工人

养父母是亲骨血最棒的教员职员和工人

       
今天又是每年高考开始的日子,前几天刚下过一场芒种雨,今天空气清新,艳阳高照,确实是一个好天气。

               飞天6711,山人夜话

       
去年高考时好像下了一场大雨,那天早上沿着马路遛弯,经过通州二中,潞河中学,运河中学,通州东关,然后沿着新华大街经过四中,一大圈下来踏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直到小雨停歇,将顺路拍摄的照片做了一个美篇。今天雨后初晴,风和日丽,街边的栾树花开正盛,祝愿参加高考的学子们能够下笔如神,妙笔生花。解题如同砍瓜切菜如履平地,看到的题目都会,不会的也能够蒙对,高考就是平时会考,成绩步步登高,摘冠折桂,今后的路步步顺遂。

          阅读点亮人生,知识改变命运

马路边栾树花开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成长起来的人们,似乎是比较幸运的一代人。虽然那个年代处于文革末期,但是小学教育赶上了开门办学,初中时恢复高考制度,高中拼搏一番,贫门寒子也可以考上一个比较好的大学。

       
今年的高考已经是1977年恢复高考之后的第四十一个年头,人过四十而不惑,平心而论,恢复高考以来,四十年的岁月中华大地经历了太多的改变,社会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谈论恢复高考对人生的影响,最有发言权和感慨最深的当属于经历过文革岁月,十年之间大学和高校没有进行过大规模招生,确实是对整个一代人的不公平。恢复高考前三年,一切还不是十分正规,当年的考卷考题也是十分简单,但是也有许多人不会做,考试分数比较低。但是过去的历史是在特定条件下一段艰难岁月,刚发起文革之时,正是老三届学生闹腾最欢的时候,所谓的停课闹革命,教师被当作臭老九被批斗侮辱,就是那些当年学生娃的杰作。作为学生的红卫兵,尤其是当年清华北大的造反派们,不是专注于学习而是热衷于派系斗争和武斗,风靡全球,连周恩来总理都不能制止他们的胡闹,最后让毛主席接见谈话之后以及大规模接见红卫兵之后,红卫兵全国串联活动才告一段落。后来就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到农村去,到工厂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部队去接受火热生活的洗礼。

   
 在那个物质生活还很贫乏而艰苦的年代,学生们没有象红卫兵一样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然而对于出生在农村,童年和少年时代就在农村长大的人们来说,贫下中农改天换地,艰苦奋斗,大搞农田水利和农田基本建设的火热生活,就发生在自己身边,父母亲人,老师乡亲们的言传身教,从小就耳濡目染,从艰苦生活中学会艰苦奋斗,学会了坚韧不拔,勇于克服任何困难的优良传统和文化美德。

       
这一代人,当时被称做垮掉的一代,夹缝中的一代,被耽误的一代。当时恢复高考时大学招生也还分为本科,大专,中专,能够考上中专学校就是了不起的人才,那时也确实有一大批佼佼者脱颖而出,成为改革开放以来的社会中坚和栋梁之才。在文革时代学校教育基本处于瘫痪状态,1972年周恩来总理发出指示,学校要复课,学生要复课闹革命,坚持开门办学方针。我记得那时农村里的小学和初中高中,学生还是比较多的,我们晋南一个山村小学的学生也有七八十个人,要知道那时我们一个大队也就才三四百口人。初中两个班也有一百多人,初中一年级三个村的学生有七八十个。高中那时也比较多,一个公社有三四所高中。我的大姐二姐和哥哥也是在农村公社时代上的高中,也经历过恢复高考的岁月,那时的学费很便宜大概也就几块钱人民币。不幸的是刚恢复高考时考生录取比例很低,我的两个姐姐和哥哥都没有能够跨过高考门槛,在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年代回家务农啦。

   
 那个年代,还是红红火火的大集体时代,农闲时期,人民公社组织平整梯田,拦沟造坝,治理河道沟岔,组织万人植树造林,绿化荒山野岭,各村各寨,互相帮助支援,帮别人干活,自己队上给记工分,甚至组织一两个月的大会战也很常见,人们只有集体主义思想,大公无私的奉献精神。学生们也会参加力所能及的各种活动,组织文艺表演慰问,田间地头,到处是社会主义大集体的课堂,人们在社会主义的大熔炉里不断摈弃小农经济意识,抵制个人主义思想。

       
我是1972年冬天开始跟着二姐到学校开始上学的,当时大姐刚上初中,二姐是四年级,哥哥在二年级。刚去学校时我们家还住在姨家隔壁宁家老院,那个宁家的户主当时在邻村宁董初中教学,后来恢复高考后考上了山西大学的大专,后来在太原西山矿务局工作到退休。他的大哥在运城南风化工厂工作,他大哥家的大儿子在运城盐化铁路工作,二儿子和我二姐同学,后来做过队长和村长。他大哥家大女儿做过我五年级的老师,后来出嫁到姥娘家的村子,就是我们家亳清河对面的小赵村。那时小浪底水库还没有开始建设,移民搬迁也还是在国家遥远的计划之中。

     
 在那个年代,共产主义和集体主义,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英雄主义的宣传教育可谓是普天盖地,有线广播和各大队小队的高音喇叭,报纸和宣传板报以及宣传标语,宣扬正气,批判各种歪风邪气,人们思想单纯,力争上游,害怕落后。青年突击队,铁姑娘队,钢老婆妈妈队,在各种生产劳动中互相竞赛,不甘示弱,不愿落后。

       
刚恢复高考的岁月,我们村子里考学跃龙门的,有前面提到的那位宁家长辈,还有一个赵姓叔辈考了中专,后来在唐山兴达钻具厂工作,记得在我上学时他回家还不断鼓励我要好好学习。另一位考上大学的是村里宁家一个在文革时期经常被批斗的富农的孙女,毕业后在运城农业研究所工作,我在运城上高中时还去她的宿舍拜访过这位大姐。文革时期的批斗会也是在有文件传达时,队里或大队开会,村里的两个赵姓地主,宁家富农,高家王姓一个据说是国民党团长,川子沟一个崔姓偷了队里仓库粮食的,这些地富反坏分子几个人成为批斗会的主角。地富反被戴上纸糊的高帽子低头认罪,那个偷粮食的却是每次背着大长毛裢,光赤着脊背,背着百十斤的粮食袋反思自己的罪过,每场批斗会下来都是汗流浃背。有时看着他太累啦中场休息时允许他歇口气,大家休息完开会他接着背。那时村里还没有电灯,有时是架几盏气死风的马灯,也有时使用比较亮的咔石灯也就是乙炔加水产生乙炔气体的电石灯,村里的孩子们像过节似的在会场穿来钻去,一般批斗会时间不长,开完批斗会有文艺表演,电影,说书等。那时农村放电影自带发电机,也会临时架照明电灯,正式放电影之前也会放幻灯片。也许是文革时间长了的缘故,批斗会就像白毛女演戏一般,地富反坏分子也是村里人,开批斗会也像是早就编排好的节目,很少有人被打的情况。那位富农老爷子年龄大了,批斗会之后也就让队长安排打扫场院卫生,当然也给记工分。

     
那时的学校,民办教师和公办教师除了本村队的,大都每天轮流到有学生的各家各户吃派饭,也正好进行家访,家里学生多的可以按学生人数连续到某个家庭吃几天派饭。学生基本不交学费,教师工资也是派饭或者交粮食,学校一切开销都是村社集体负责,人们的关系都很融洽。

       
我爷爷属于本分的农民,家里在土改时有几亩地,还有一头牛和大骡子,在成立合作社和人民公社生产队时,家里的牲口和工具被充公啦!这也是爷爷健在时经常念念不忘的事,就和他经常说起当年被日本人和国民党抓夫支差的旧事一样,成为农闲时的故事。爷爷小时候也读过几年私塾,他那副用三担麦子换来的棕色石头水晶眼镜,算是他最喜爱的宝贝,据说眼睛上火时戴着眼镜效果很好。后来大概传给我的哥哥,他的长子长孙啦!

     
 那时的生活普遍比较艰苦,物资特别贫乏。在还没有电的时候,晚自习要点自制的煤油灯,衣服都是大孩子穿完改一改就是小孩子的新衣服,膝盖,袖口,衣襟上打补丁是常有的事。作业本基本都是用一张大白纸折叠裁剪成16开或者32开,自己用线装订成本子。经常是写完毛笔大字,然后在间隙里打格写满小字,正反面用是必须的。偶尔可以找到旧报纸或者宣传纸,就像捡到宝贝一样,裁成小本子使用,写完小字的本子再练习毛笔字用。

       
后来我们的新家就在学校旁边,学校是几间土木结构的瓦房和一座戏台子。戏台子平时用雕花门窗的四扇屏风门窗隔开戏台口子就是教室,遇到演戏排节目再把雕花屏风挪开就是那个年代的典型戏台子。虽然我上学比较早,但是后来冬季开春升级改为秋季升级,加上其它一些因素反而成为班级里的大龄学生。先前农村一般九点多十点吃早饭也移风移俗改为早上起来吃早饭。那时学校的作息时间是早读,早操,早课,早饭,上午课,午饭,下午课,晚饭。那时上午课和下午课各两节,中间十分钟课间休息,下午也有体育活动。后来改成与现在实行的作息时间。当时也实行过夏时制,后来因为列车时刻表更改麻烦而废止啦!

365bet在线官网,     
小时候最难以忘怀的一件事就是,那时我的本子用完啦,回家给妈妈要本子,也就是花五分钱到代销店买一张白纸或者用一个鸡蛋换一张白纸。然而忘了什么原因妈妈没有给我,我到学校后只能干坐着没有办法写作业。吃过中午饭之后,我看见家里抽屉开着,想着在那个百宝箱里也许可以找到几分零钱,或者找到一些纸,无意间翻找到四本单据,就装在书包里去了学校。没想到这下惹了大祸,那单据本是当时做大队会计出纳的父亲的账本。父亲回家后怎么也找不到账本在哪儿放着啦,后来看见在我的书包里,揪着耳朵在我屁股上就是一顿胖揍,幸好当时我还没有在那些账本上写一个字,也没有撕扯掉一页。

       
我是在恢复高考第十年的1986年7月,在晋南运城市康杰中学168班参加的高考。其实对我来说高考的记忆比较平淡,记忆深刻的是两次中考。在小学时升级季节更换,我在三四年级期间多上半年,1979年上宁董初中,当时还是初中高中两年制,初一年级结束时,初中合校,宁董初中撤销并到小赵初中。大概是因为过河上学不便,或许家里不愿意我住校,我和姨家表姐一起转到西滩初中,吃住在舅舅家里。1982年7月初中毕业,那时由于英语教学还不正规,第一年中考英语成绩不计,除了英语考试成绩49不计外,其他几门成绩372分,当时考语文,数学,政治,理化,史地生,英语。数学是代数平面几何一张卷,物理化学一张卷,历史地理生物一张卷,每卷满分百分制。第一次中考报考运城地区的稽山师范,是中级师范学校,中专文凭,毕业后做小学教师。也算是有文凭的公办教师。那时教师有公办教师和民办教师即代课教师之分,一个是脱产非农业教师,一个是半脱产农村教师。民办教师享受村民待遇,平时教学,也有口粮田和自留地。就和那时的农村赤脚医生一样,做着公益性事业,但是依然是农民身份,属于农业户口。

     
 好在那时家里人都比较喜欢读书,尤其吃饭时只要有一本书看,一边吃饭,一边看书简直就是一种享受。记得小时候家里有一套«十万个为什么?»,还有«故事会»,连环画什么的。大概是二年级的时候,家里有一本老体字竖排从右往左看的书是«把一切献给党»,说的是兵工专家在艰苦卓绝的条件下,制造枪弹和枪榴弹的故事。虽然有好多字不认识,但是也连蒙带猜的看的津津有味。后来小姑姑看见我看那种老体字的书,就给我找来«雷锋的故事»,«金光大道»,«董存瑞»等那个年代流行的书籍让我读。

       
那时人们的职业和等级观念很淡薄。我第一次参加中考,也仅仅是朦胧的一点将来可以当老师,教书育人也不错,毕竟我在农村初中属于学习成绩优秀的好学生。初中毕业上师范学校,毕业当一个孩子王,在家乡山村教书育人也是一个比较正当而受人尊敬的职业。然而这种卑微的所谓青春理想,在黄河岸边鸡笼山下黛眉对岸的理想萌芽,却在无情的现实面前击得粉碎。

     
 那个时代借一本书看并不容易,经常是人可以闲暇忙别的事情,而书必然是高效率的利用,家里人也经常交叉着读那些借来不易的书刊杂志。

       
那年夏天的连阴雨先是将我们家的窑洞洇渗坍塌。虽然我们家住在学校旁边,但是那片地的窑堤比较薄,而且是沙质土壤,打窑洞时就有黄白沙土。那种沙土与河沙比较相似,不同的是河沙是石质的,可以与水泥制作混凝土。黄白沙散松如土,烧制玻璃炒玉米花和花生比较合适。它与制作炒琪的白土和与煤混合制作煤饼的黄土遇水比较粘不同,黄沙白沙遇水反而在自身重力作用下随水流淌。老家农谚,初一阴,初二下,一下下到十七八。连续十多天的阴雨连绵,半夜三更都能听到黄河水呜咽沉闷与东河水野马奔腾咆哮的声音。

     
回首往事,就是想说是读书改变了我的生活,追求知识拓展视野,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一个好的家庭环境,一个爱读书的家庭氛围,是促使人们爱读书的基础。但是只是读书而不加选择,则可能沉迷于武侠小说打打杀杀的暴力和琼瑶小说的卿卿我我之中。我开始读四大名著则是在大学毕业之后,在工作训练之余的事,那时也基本形成世界观和人生观,对古典四大名著也有了鉴别赏析的能力。

标签:,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