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官网 林业 在全面解决黑户问题时,我要讲一个80后从超生黑户变为海外富一代的故事

在全面解决黑户问题时,我要讲一个80后从超生黑户变为海外富一代的故事

这位壕兄是两年前我在南太平洋小岛上认识的,他和我年纪差不多,看起来和一般80后没什么区别,只是他名下的公司有十几家,横跨这个国家渔业、矿业、林业的所有支柱产业,而且是纯正的不靠爸的富一代。我没问过他的身价,但从他家藏规模的惊人指数来看,进入服不服排行榜之类是毫无问题的,只是海外华人里这类藏龙卧虎的人物多是异常低调罢了。

回顾我的前半生,造成我如今失败惨状的原因有太多。有客观的外界环境,也有主观的自身因素。其中原因纷繁芜杂,难以表述。因此,我觉得用关键词的方式来表示,或许更容易厘情其中的关系。

壕兄出生在80年代中期福建某个沿海的小渔村里,家里生了四个娃,他是老三,顶着计划生育的政策搞这么多娃,倒不是为要男孩,因为他有两个哥哥,只是他爸妈觉得多生几个娃,谁知道哪个孩子以后混出来了,全家人也能跟着沾光。村里其他人也大抵都是这个逻辑。所以即便在政策执行没那么严格的小地方,也产生了大量无法报户口的所谓黑户。

关键词一:自卑

所以壕兄是一个标准的黑户。约莫长到10几岁,就跟着大哥来到了那个年代没什么人听说的南太岛国,因为家里穷,同村人讲这里很容易赚到钱。

很简单的一个词,很多人听起来、说出来甚至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感受。但是,如果它能左右你的命运,折磨你半生甚至一生的时候,你就会无比认真地对待它了。

刚开始兄弟俩,和当地人一样找一些靠体力活赚钱的差事干,后来发现还是从国内倒腾一些小商品过来卖更来钱,不过好景不长,一次和当地人发生的冲突,让他们赔掉了所有之前挣来的钱。这时我们的壕兄还没到20岁,一度觉得人生好灰灰好灰灰,国内不给混,国外也混不下去了。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圈子里的一位老侨很有钱,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做的什么生意。辗转打听,终于知道他是把当地的某种海产卖到东南亚的大老板手里,利润奇高。至于再后来,壕兄是怎么从老侨手里把客户撬走,又是为什么会让东南亚大佬用枪顶着头谈生意。这些传奇的故事我知道你们很想知道,但是今天我们不讲这个。

不错,骨子里,其实我是一个很自卑的人。为什么会自卑呢,这要从我的出身以及小时候说起。

是的,一个不到30岁的超生黑户华丽转身为海外富一代,把父母从小渔村安置到了澳洲的海滩大House里,按理说应该给那些天天叨叨“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的人花式打脸。

80年代初,我出生在河南一个贫穷的农村。在那个年代,绝大多数家庭都不富裕,尤其是农村,几乎家家贫穷。

不过我们先按下脸不打,来看看壕兄怎么说,我记得有这样一段对话:

我是一个超生的孩子,父母为了生我,本就不富裕的家庭被罚了不少钱,据母亲说,连家里养了好久的牛都被罚走了。母亲为了顺利生下我,还和计生大队斗争,听她讲起那情形的时候,颇我几分悲壮。

“我十几岁就在海外闯荡,当时大量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同乡人,有的人打拼几年就能赚到大钱;365bet官网,有的人没两年就消失了,死了被抓了都有;有些人可能混在这里到老也还是那个鬼样子。我们那有句话“爱拼才会赢”,这个拼的不单单是个人的成功,更是整个家族的命运能不能翻盘,我们就是爸妈扔出来赌的骰子,赌赢了就翻盘,赌输了也没什么可输的,当然多几个娃概率才大。

本来超生也没什么,村里超生的不止我一个,我并不应该为此而感到什么自卑。但是,在我上小学以后,我的班主任老师,恰好是当初负责我母亲超生问题的计生大队干部,而且当初与我母亲结下了一些仇怨。所以,他对我自然是没什么好脸色的。在他教我的短短一年多相处中,我从没见他对我笑过,每次见我都是板着脸,让我每次见到他都很紧张。

我知道你们会认为这是我编的,因为没上过学的人怎么会知道概率。我只能说 too
young too
simple,土豪见多了,你就知道财富可以提高一个人的视野,也会提升一个人的逼格,看下面这段就知道了。

有一次,我跟同桌闹了点小毛病,我很清楚记得是同桌的问题,但班主任却在没有查清楚情况时,就批评了我,说是我的问题。那时的我只有六七岁,但却始终记得那件事,可见那件事对我的伤害有多深。

“这个逻辑叫高风险高收益,我当年做生意都是这样,现在不会了。但是我能理解当时父母的想法,因为同村就有人这样一家子从穷鬼突然发达了,我们那氛围就这样,只看你成不成功,不看你是怎么成功的,所以不怕做高风险的事,因为家里多生娃了呀。但是这样下来,问题也累计了,我和外国人做生意最怕人家担心中国人没诚信,但是回头想想为什么别人这么想,因为像我们当年这批人就没受过什么教育,被扔出来拼,高风险的部分不光是我们在承担,社会也在承担,在国内的,就是国内社会在担,在国外的,就自然是当地社会在担,担不住的时候负面影响就出来了。”

老师不喜欢我。

当时听这段话,我本能以为壕兄在作秀,但见面多了,发现人家真的有格局:

这是当时我脑海里形成的一个观念。不论哪个小孩子,如果头脑里形成了这个观念,都会不开心,甚至在心里埋下自卑的种子吧。

“我觉得国内应该放开二胎(当时国内还没有放开二胎政策),因为遵守计划生育的大部分是高学历高素质的中产阶级,像我们老家大家还不都是多生。这样的循环是素质越高越遵守规则,越穷越要多生拼翻盘,越缺乏教育,变相鼓励了低素质多生。我去新加坡,新加坡伙伴告诉我他们也鼓励过少生,现在又鼓励多生,但不管怎么变始终没变的是鼓励高学历夫妻多生三胎四胎,这样国家素质才会越来越高。”

或许,我的自卑,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的吧。

我未必赞成他的观点,但欣赏他的格局,比起那些站在自己的利益圈子里,为自己阶层代言的人们,壕是真正站在“无知之幕”(veilofignorance)后面为下一代思考的大格局。

除此之外,我的爷爷奶奶,也很偏爱两个叔叔家的孩子,对我和姐姐却不那么喜欢。而且,爷爷奶奶还经常和父母吵架,有一次奶奶还和母亲动起了手,把母亲的脸都抓烂了,留下了一辈子的伤疤。所以,我的童年,不仅没有爷爷奶奶的关爱,甚至还遭他们
嫌弃。

超生也好,黑户也好,当我们把生命基本权利这一层挪开,把目光稍稍往旁边移一移,会看到更多不同的面向。

这或许,也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另一颗自卑的种子吧。

我家楼下菜市场里有位卖水果的大姐,每天他推车来出摊都会带上三个年纪不大的小孩,据灵通的大妈们说他们还打算生第四个。每次看到她都会让我想到壕兄的父母。我相信这四个孩子里未必不会赌出下一个壕兄,也相信在中国成功和教育实在没什么关系。但是他们以后的路注定是“高赌注的人生模式”,赌输下桌时也必然将扯上社会的违法成本、道德成本一并清算。

当然,那时的自己,年纪太小,只知道自己心里不舒服,并不知道什么是自卑。真正让我开始明显感受到自卑的,是移民到新疆以后。

标签:,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