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官网 畜牧业 小儿家里很穷

小儿家里很穷

转眼已到春节,也就是我国传统的年,辞旧迎新的日子总要缅怀点什么,才显得这些年不是荒废度过的。

我的童年给我留下的印象已经并不是很完整了。

对新年的认识还是从春节,小时候到了春节就可以收到压岁钱,也是最大的动力。早起是春节必须要做的,因为要去拜年所以基本上都会在凌晨就起床,基本第一天晚上就不睡了,能看到电视也是比较欣喜的,最初电视是奢侈品并未普及,全村的人都会集中在有电视的那一家一起看,基本上是围得水泄不通,现在仍然记得新白娘子传奇、鬼丈夫等等,都是在那时候看的。除夕大家看罢电视到了十二点便去拜年,辈分是比较受重视的,往往先去辈分最高的家庭,还是需要磕头的,长辈端坐在正堂的椅子上,有的虽然不能起身躺在床上,但是这种模式是不变的,宗族的观念比较深厚,村里同姓基本都是远近亲戚,现在回想确实有种大家庭的感觉。

其中有一个原因,我想是因为我自己刻意去忘记了很多事情。或者说,当某些事情刚开始发生的当时,我已经刻意关闭了我的一部分记忆通道,屏蔽了那些事情进入我的记忆层。有些事情刚开始发生,我已经开始抵触和反抗,那些时日擦着我的身子走过,留下了一些痕迹,可是并没有能走进我的记忆。就如同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然而小时候毕竟生活在农村,九十年代初的农村生活水平还相对比较低,记忆最深的还是五分钱一块的雪糕,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冰块,第一个雪糕厂建起来倍感新鲜,五分钱能吃一块雪糕也是比较奢侈的事情;而因为农村一般都是采用的旧历,没有阳历的元旦、圣诞这些节日,都是春节、元宵这些传统节日,春节里除了压岁钱还有比较好的一点是改善伙食,平时里吃到肉还是比较稀罕的事儿,到了春节各家就要杀猪宰羊了,平时出去放羊的记忆犹深,那时的想法也不至于像现在的人以宠物的态度去看待,养他们还是以初始的思维,为了吃,为了买了换钱等等目的,而基本上每家宰杀一只羊或猪可以吃上一个月,包饺子的时候剁成馅儿,做成炒菜的原料,做成羊肉汤等等,其它还有有些记忆,比如谁家小孩儿流口水,就让他含一根猪尾巴。

我还记得一些片段,我想把他们都写下来。

365bet官网,现在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剧,每年春节都在变化中度过,从小时候大家一起玩着度过到读书时逐渐开始缩短时间,新春每年都在过,却开始逐渐少了点旧岁的回忆,工农业的进步使得产品也在不断升级,长大的孩子不在耕种而外出打工,留下老人儿童在村里,每年带回来的是劳动报酬提高了收入却更多的攀比,尤其是更多的精神空虚,赌博仿佛成了唯一的缓解,畜牧业的发展使得农民自己已经不在杀猪宰羊而转向出售初级活物购买生肉或熟食产品。多年前的生态已经破败不堪,垃圾围城更是显著的问题,原生态的河流、水井已几近干涸,地处北方不得不靠调水工程引来黄河水,小时候小河捉鱼带回家让奶奶坐着吃的乐趣和美味不再有,替代的不再敢吃任何东西,吃鱼担心重金属,吃菜担心农药,吃粮食还在担心转基因,有了金钱,丢了健康,有了发展,丢了生态,迎来新春,丢了旧岁。

尽管我抵触、屏蔽了很多事情,但是那么多事情都有这样一个同样的特征,以至于加在一起,还是在我的身子上留下了足够清晰的一条痕迹,那就是小时候家里很穷。

1 吃肉

我记得小时候吃饭,很多时候都没有完整的白米饭。农村人很聪明的。玉米磨成粉,可以和米饭搀着一起做成一种我们叫做“面饭”的东西,这样可以省点儿米。现在很多城里人为了体验“农家乐”,觉得这玩意儿很新奇。我当时很讨厌,因为玉米磨了之后碎碎的粉嚼起来,很快就把嘴巴里的唾液给裹干了。嚼下一口的时候就非常难以下咽。尽管嚼的时候有那么一点点的甜味,会让人有那么一瞬间的舒爽,但是更多的是粉粒的干涩。

也很少有肉吃。鸡蛋也几乎没有,要卖了换钱补贴生活。吃肉的时候一般是逢年过节了。然后因为农村里面做农活都是相互帮衬着做,今天老张家插秧,那就叫几个平时来往多的一起帮忙插。帮忙就是帮忙,意思是相比于现在而言,那时是不会付钱的,相比于现在有专门四处走动的割麦小分队。而且家家户户也都没有钱。一天劳累下来,户主就会在晚饭的时候,切一些肉做菜。

那时也几乎没有新鲜肉,一般都是过年的时候一起杀猪。猪肉就腌了之后挂起来做成腊肉,这些腊肉要管接下来一年吃的。杀年猪是一年到头每一个小孩都最盼望的时候,某种意义上甚至比盼过年还盼得厉害。因为杀年猪都是在年前杀,心理都是在盼着这一天快点到。至于过年,反正杀年猪之后就快过年了,也就不用那么盼了。但是杀年猪这一天一定是盼着快点到。

杀年猪一般都在凌晨天没有亮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习俗。而且大人都会有那么一点略带严肃和凝重的,好像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情,弄不好还会触犯到一些神灵。大人们也不让小孩子看杀猪。但是因为杀猪的时候猪嚎叫的很厉害,那肯定是醒的。而且一年到头都在盼这一天,头几天家长叫去喊杀猪匠说今天要杀猪的时候,就已经兴奋地不得了,恐怕猪不叫也是睡不着的。但是由于不让在现场看,我记得那时候基本都是躲在堂屋的门后面,从门缝里看的。

我们村所有的猪,都是让同一个杀猪匠杀的。而且就我记得而言,这个杀猪匠一年到头也就只做杀猪这么一件事。没有猪可杀的时候,他就主要负责玩。他不做农活的,因为杀猪也算是手艺人,通过杀猪可以有一些收入。后来他年纪大了,就把杀猪的手艺传给了他的儿子。于是村子里就有了两个杀猪匠。但一般来说,只要他还想自己杀,大家还都是找他杀。一来是都信赖他,农村里传说中一刀杀不死不是一件好事。而且他自己要赚点生活费,儿子总不好抢自己老爹的生意。当然,他也有一刀杀不死的时候。我一个舅舅家有一年要杀猪,一刀下去之后,都接了几口猪血了,猪蹭的一下从杀猪板凳下跳下来,在村子里面开始狂奔。

杀完猪之后,马上就是小孩为什么那么盼着杀猪的时候到了,要吃“刨汤”。所谓吃刨汤,也就是大吃一顿肉,一般做成一锅炖。一般会叫上和自家走的比较近的邻居或者亲戚。记得有一年吃刨汤的时候,叫了我的一个大姐(她爸和我爸是亲兄弟)和她家两个小孩(我的外侄,年龄稍微比我小几岁)。吃到后面,锅里面已经没有多少肉了。大人们都很矜持,主人肯定是不再怎么动筷子了,就吃点蔬菜什么的;客人一般也会客气着,变吃点菜边聊聊家常。可是小孩儿都没有这个意识的,小孩心里这时候只是想着再找一片肉吃吃。于是几个小孩都撺掇着筷子在那口大锅里扫荡。突然两双筷子夹到一起了,而偏偏就那么凑巧,刚好有一片肉。我和我外侄两个都不相让,都嚷着说“是我夹到的”“是我夹到的”。大人们都哄的笑开了,也都有点不好意思,不管是主人家,还是客人。最后的结果是,我这个作为主人的,要让给客人。

现在写到当时的这个情景,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可是鼻头却是酸的。

然后更多的食物是土豆,番薯。

土豆有很多种吃法。而我虽然小时候基本就是吃土豆涨大的,现在居然还那么喜欢吃,一点也没有吃腻。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有一个堂哥小时候吃土豆吃怕了,后来一见到土豆都要反胃。

我的外婆做烤土豆很厉害。因为她很有耐心。那时候农村还没有电炉、烤箱什么的。家里会有一个地灶,就是直接在房子地面上挖一个坑,做好底部通风、掏灰的槽,盖上一个铁栅栏一样的隔层,然后就在上面架柴火烧煤炭。

外婆烤土豆的时候,基本是寸步不离的守在旁边的,而且她会挑不大不小的土豆。太大了里面没烤好外面就开始焦了;太小的一不留神就全部烤焦了。然后靠一会儿她就会把土豆给翻一个个儿。不断的翻来翻去,让每一面都均匀的被烤。直到最后,每一面都没有烤焦,但是一扒皮之后,整个土豆是金黄金黄的,那一层薄薄的黄灿灿的壳,是小时候的大餐,美味。

我记得每次外婆在家里烤土豆的时候,一闻到烤出来的香味,我就会跑过去等在火边。

后来长大了,我也喜欢烤土豆吃。但是手艺始终没有外婆烤的好。

2 电视机

那个时候村子里还几乎没有电视机。第一台电视机的出现,是一个表哥结婚了,媳妇的嫁妆有一台14寸黑白电视机。这个电视机一下子成为了村子里面的新鲜事物,现在的说法叫高大上。那时我才上学前班。

自从有了这个电视机,几乎每天晚上爸妈就会带着哥哥和我去这个表哥家看电视。从我家去表哥家有一段上坡路,农村里都没有路灯的。那个时候手电筒还是个稀有物,而且那时的手电都用5号电池的,发出黄色的光,很微弱,并不是特别亮。手电平时不用的时候,会把两节电池倒过来放,说如果正着放即使没有使用也会费电。为了去看电视,为了走过这一段漆黑稍微有点陡峭的上坡路,爸妈用一把稻草绑扎起来,做成一个火把。尽管那时只有一个电视台,可是每天晚上往返于这条漆黑小路的穿梭风雨无阻,不管白天爸妈是多么的劳累。我都忘了那时家庭作业是怎么解决的。是放学了拼命的先做作业吗?还是看完电视了回来再做的?要是哪一天放学回来没有及时把作业做完,但是爸妈又想去看电视了,爸爸妈妈会着急吗?要是是现在的我,我想我一定会一放学就第一时间把作业全部做完,然后等爸妈回来了,一起去看电视。一定不让他们担心,让他们着急。我知道,要是我作业没做完,爸爸妈妈一定会着急的,因为他们会担心我学习会不好。可是去看电视是那个时候他们一天辛苦劳作之后唯一的乐趣啊。。。

记得没错的话,那时一台电视机要500-700块钱,大概是94年。爸爸妈妈攒了好几年的钱,下定决心要自己家买一台电视机。大概是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钱终于攒够了,然后爸爸就踏上了去县城的班车,妈妈继续劳作,哥哥和我欢天喜地的上学去,等着晚上回家就可以在自己家看电视了。我记得那天上学的时候,整天心里都藏着这个小秘密,一整天整个人都像是在呵呵的笑着度过的。是啊,盼了那么久的日子,终于盼到了今天。自己家要是有了电视,可不是仅仅不用走夜路这么简单呢,那时村子里总共才3台电视机呢。

放学了,哥哥和我比以往任何一天都要轻快的往家里赶。长大后我只在台湾的一些电影里看到过类似的镜头。我就像一个穿着洁白的短袖衬衣,背着书包的小少年,在夕阳斜照下,蹦蹦跳跳的赶回家。我感到阳光里都有哈哈的笑声。

我家门口场坝前面,是一片茂密的竹林。还走在离竹林有点距离的田坎上,就听见我家场坝那边很吵,声音很嘈杂。可是又有点不对劲,隐约听到嘈杂的声音里,有人的哭声。疑惑的继续朝家里赶,离家越近,声音越大,哭声也越清晰。是的,听清楚了,是妈妈的哭声。不,不是哭声,是嚎啕大哭。我开始傻住了,傻傻的茫然的朝家里走。绕过竹林的角落,场坝里的场景就全部在视线范围内了。妈妈斜坐在场坝中央的一把椅子上,准确的说是斜瘫在椅子上,呼天抢地的嚎啕大哭,旁边围着一圈左邻右里,这个姨那个婶,七嘴八舌的在说着好像是安慰的话。我都没听清楚,没听清楚哭的什么,也没听清楚劝的什么。我想我是被吓傻了。

标签:,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