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

  和莉香又吵架了。

上一章:连载:若有来生,请让我灰飞烟灭目录17

  现在我正离她越来越远,噢,我坐在火车上。莉香以为我是去出差。

第十八章:

  没有买高铁,一张坐票绿皮车哐当到厦门,一来是因为没钱,二来是因为钱都被莉香收了。不是节假日,旅客没多少,我一个人霸占着半截车厢,想怎么躺怎么躺,想怎么舒坦怎么舒坦。折腾了一阵我开始思考整个事情的始末。莉香确实是个不错的姑娘,长相算得上漂亮,性格也还说得来,只不过对我的要求多了点。住在一起的第二天就要求我戒烟,把家里的烟灰缸和打火机全丢了,包括我钟爱的限量版Zippo也不知道被她藏在哪里,就连我带过来的两条金红都锁柜子里了。

侥幸活下来的不单单要承受死的悲伤,活的沉重。大洪水莫名其妙的很,又莫名其妙消失的无影无踪,我隐隐的觉得可能跟那个女的有关,但是她给我的感觉又不像是个坏人,好像就是想跟我说话。

  不光这样,有时我用私房钱在外偷偷零卖的烟也会被她一根一根掐了。她常对我说:“莫晓然,你吸烟的时候看没看见烟盒子上都印着吸烟有害健康那么大的字儿啊?你这么聪明怎么老想不开呢?”

听老爹说,万年前这块地方也曾经发过大洪水,他是在一本古书上看到的,当时是记载在神话上,之前听个道士说,我们这个地方曾经发生过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再问道士却不跟多说,只道是天机难测,泄露天机必遭天谴。如今发生这么大的洪水,还真的有可能被道士说对了,当时只觉得那是个疯癫子,之前是村里的无赖,不晓得在哪里学会了算命测字的,有时候算的准,有时候算的不准,相信的人无论怎样,都信,不相信的人,怎么都对,还是不信。

  我烦躁地挠挠头,说:“我怎么没看到,但是那那上边写的字儿不是没加标点符号吗,应该是这么读‘吸烟有害,健康’,有害是有害,但是吸着健康啊。”

心里难安的很,寻了个日子,去了庙里一趟,把我的梦魇说给了师傅听,师傅听罢,只说,前世大罪,人间大乱,轮回转世,不得善终。再问如何而罪,师傅却是半个字都不肯再透露,说是自己做的果,要去找自己的因。

  跟这妇人据理力争了半个小时,最终的结果是她连我的零花钱来源都给断了,理由是避免我再去偷买烟。

也不晓得是如何出了庙门的,连胖小子在跟前喊我,我都没听见,只是恍恍惚惚的走了过去,眼看着我就要从桥下栽下去,幸好胖小子眼明手快的扶住了我,忙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只是一个劲的摇头,心里很沉重,说不上来话,许是被师傅的吓住了,却又不知从何而解。

  晚上的时候我睡不着,觉得很憋屈,打开电脑玩了一小会儿游戏,不小心又把她吵醒了。莉香睡眼朦胧地走过来,捏了捏我的肩膀,力气不大不小,捏得生疼又不至于让我痛出声:“都一点多了,还不睡,明天还得上班呢。”

365bet亚洲官网 ,胖小子也不再问,只是一个劲的抱住我。

  我眼睛没有离开屏幕:“你别管我,回去睡吧。”

后来的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得了抑郁症,吃了好多的药的,期间胖小子一直都陪着我,要不他陪着我,我恐怕早就死了好多回,我总觉得在我身上有好多的迷没有解,天天被这些困扰着,梦靥也缠着我。

  她不由分说地拔掉了电脑插头,我似乎落进了深渊,还听到绝望的队友在哀嚎。

我的徒弟臭一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五年后我回来的时候,这里已经跟原来的差不多了,这些年胖小子一直都陪着我满世界的散心,即使家里面的人阻扰他,他带给我依旧是只有温暖。

  然后她拖着生无可恋的我回去房间,我觉得胸腔里有一团火在撞来撞去,很想发作,却还是强行忍耐了下来。

期间尔雅,老臭跟我见了面;你晓得不,就是前几年在你馆里跟你学习的那个大学生,张一扭离婚了,听说是他老婆爱上别人了,,现在整个人垂头丧气的很,天天就是醉生梦死,喝大酒,连孩子也不管。

  第二天下班回家,进门看到她躺在沙发里翘着二郎腿在看肥皂剧,对我笑着说:“菜我都买好了,今天我想吃红烧肉。”

“你晓得外面的人怎么说,说是他家的孩子也未见得是他的,说是他兄弟的。”

  我换上拖鞋去冰箱拧了瓶酸奶:“你回来这么早怎么不顺便做一下菜呢?”

“你说这是不是真的,当初还亏的我们也去参加婚礼了,也是,在婚礼上,看老婆就是别扭,现在离了就是好,可惜人家还深陷其中,拔不出来,虽说不像女人般大哭大喊的,但是天天喝大酒,不务正业,想必是相信到了深处,才会这样。”

  她继续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我做的你敢吃啊?咱们不是说好了你买菜你做饭你刷碗的吗?你看我今天还替你买了菜,你赚了。”

这两个人损起别人来,自然是嘴贱的多,只不过没想到才几年光景,他就离婚了,时间就像被偷走了。

  我的脑袋乱糟糟的,完全理不清头绪,更加想不起什么时候被她胁迫着答应了那种霸王条款。我忽然觉得自己像是一只提线木偶被人提溜着做着重复无聊的机械运动,还把我塞进了一个叫做“婚姻”的笼子,然后被人颐指气使地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我被人控制了。

“别愣住了,你瞧瞧你都不说话,不是生病生傻了吧,当初你看人家结婚,简直就是恨不得新娘是自己,看当初眼巴巴的那个表情,是不是啊?”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老臭的嘴一向都是心直口快的,这会被她问的,我一时都不晓得如何去说,单相思有何说的,我现在也有胖小子了。

  我机器人一样滑进书房,脚底好像长了轮子,在电脑桌前的老板椅上坐着,一言不发。她催了我好几次,说肚子饿了。我忍着恶心看了一集恶俗无比剧情糟糕化妆着急特效感人但是很火的《X城》,终于挨到了片尾曲,我站了起来:“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终是我还是见到他了,人瘦的不像样子,很憔悴,胡子都没刮过,身上的衣服凑近闻了闻,好几天没换了,嘴上抽着烟,不停地喝着酒。

  莉香从茶几底下摸出一袋卤香猪蹄:“我饿了,我建议你先去做饭,咱们边吃边谈。”

我远远的看着他,原本以为他没有看到我,打算离开的时候,他喊住了我:拉拉,好久没见,你去哪里了?

  我说:“我要谈的就是这个,为什么我们才在一起,你就要想方设法地控制我?”

连载:若有来生,请让我灰飞烟灭目录19

  莉香愕然:“控制?”

  我把电视关掉,确保谈话的严肃性,那蛋疼的电视剧又开始播放下一集了。“是的,控制!把我的烟藏起来不让我抽烟,掐我电源不让我玩游戏,还要逼迫我去做饭洗碗,你这不是控制是什么?”

  她不禁莞尔,好像觉得好笑又天经地义,露出了两个酒窝,噢,如果我不是在生她的气她真的挺好看,等等,严肃点,问题没有解决,我还在生气呢。她笑出声:“你好幼稚哦。”

  她居然还觉得我是在开玩笑,我现在感觉她一点都不漂亮了,腹黑残暴,仗势欺人,顶着张大脸盘。我深吸一口气:“我怎么幼稚了?”

  她说:“我是为了把你培养成一个好男人,你的坏毛病那么多,改一改有什么不好?”

  我跳起来破口大骂:“培养?我他妈活了这么久就是这个样,还需要你培养我?我妈生我养我都从来没这么控制我。”

  她被我吓住了,吐了吐舌头,然后又过来拉拉我的手:“老公你别生气嘛,我能理解你,现在你突然戒烟脾气确实不好,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我胸口一阵翻滚,我猜是肺泡又他妈气炸了几十万个,不得不承认我老婆向来能大事化小,她甜甜地叫我那声老公也让我不好继续发作,这还让我怎么暴跳如雷,本来打好的骂战腹稿生生地给咽了回去。

  结果还是我做饭我洗碗。

  那天晚上我就决定出去待一阵,第二天到公司请了一星期的假,买了张去厦门的火车票,去车站的路上我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出租车师傅被我吓住了,带着崇拜的语气说:“小伙子啊,你是我见过烟瘾最大的,真男人。”

  我递给师傅一根:“师傅您也抽。”

标签:,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